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为和主播打游戏 12岁女孩刷掉菜农父母一年收入

近年来,各种网络直播平台层出不穷。广西南宁12岁的小安从小听话懂事、成绩优秀,父母也很放心把手机给小安玩,可最近小安的爸爸发现微信里的一万多元不翼而飞,仔细一查发现,原来是小安把钱打赏给了网络主播 。

WX20191021-161713@2x.png

小安从2018年开始接触一款名叫“和平精英”的手机游戏,她还在抖音上关注一个一个主播的帐号,通过观看网络主播的直播学游戏攻略。2019年8月,小安的爸爸让她帮开通微信支付功能,小安便记住了密码,9月15日,小安第一次用爸爸的手机给网络主播刷了直播礼物,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
小学生小安:“第一次刷了6元。过了一天又刷了第二次。一次性充值最多的是1000元。”

WX20191021-152825@2x.png

小安说,每次充值之前她心里也有些犹豫,但该网络主播规定必须要刷199抖币才能和他玩游戏,于是小安都会忍不住继续充值。
小安称和该主播共玩过有十几次游戏。
在该网络平台的直播充值界面看到,最低可充值6元人民币换60抖币,直播礼物从1抖币到30000抖币不等,小安送的最贵的礼物是“抖音1号”,需要10001个抖币,也就是1000.1元人民币。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小安总共在该平台上花掉了10383元。

WX20191021-164137@2x.png

小安一月豪掷上万元,然而她的家庭并不富裕,小安的父母都是菜农,在南宁郊区租了五六亩菜地,一家人就住在菜地旁的瓦房里,爸妈每天忙碌,一年收入也才一万多元。

小安妈妈甘女士:“意味我们一整年的收入钱了,这个一万块钱,难哦,真的很难哦。

记者拨打了短视频平台官方客服电话,不过因休息日,暂时无人接听。
据律师介绍,由于小安只有12岁,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小安所实施的上万元的赠与行为与其自身能力不相适应,他的行为没有得到法定代理人,也就是小安父母的追认,不发生法律效力,故平台应该退款。建议家长搜集充值记录、聊天记录等证据与平台协商处理,以挽回损失。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