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淑蓉又痒了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2019年10月23日540百度已收录

淑蓉又痒了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图文无关

有天本家堂哥军强带着他的女儿来洛阳,说是要上一个职业学校。我带他们去了学校看看,中午在家里吃顿便饭。

军强看起来很客气,吃起饭来很不自在。他的女儿秋华已经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记忆里她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她一直没怎么说话,可能是因为我们不太熟的缘故。她很漂亮,眉眼精致,棕色的短发衬托着小脸庞,有种惹人疼爱的感觉。青春期的小姑娘,穿着灰色的修身套装,跨个小包,看起来像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我不禁想到了她的妈妈淑蓉嫂子,这也是我今天要写的女主人公。

十几年前淑蓉带着幼小的女儿秋华嫁给了堂哥军强。军强因为早年意外受伤落下后遗症,一条腿走路时会一瘸一拐的,因此影响了他的婚事,拖了好久。应该说能娶到淑蓉,军强是很高兴的,因为淑蓉是个聪明漂亮的四川女人,干起活来也很利索,对待公公婆婆大方又知理,无可挑剔。军强虽然行动不便,但是在农村算得上是头脑灵活的人,继承父亲开着一个小卖部,后来生意扩大变成了一个综合超市,货品很齐全。超市门口每天晚上都成了周围街坊邻居闲聊娱乐的据点,很是热闹。

淑蓉很快就给军强生了个儿子,那时尚且年轻的公婆把小超市交给夫妻两个经营,退居二线帮着照看两个孩子,一双儿女也算是很圆满了。 这样的生活在农村看来,很美好啊!可是他们生活了将近20年后,又离婚了。

淑蓉带着秋华离开了,把儿子留给了军强。军强的父母年事已高,一身的病,十来岁的儿子调皮捣蛋管不住,家庭的所有重担都落在了军强的身上。本是壮年的他身体发福,竟然也是高血压糖尿病患者。

父亲作为本家叔,经常会劝他,军儿啊,吃东西忌点口吧,年纪轻轻的,也不注意保养!你这一家子指望你呢,可不敢有啥事啊。没想到他却说,叔,我还能活几天啊,该吃吃,该喝喝!似乎对生活已经没有希望了似的。

军强对淑蓉是真心不错的,看他离婚后还能带着秋华去上学,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女儿一样对待。他也真心努力想挽留淑蓉,毕竟是十几年的夫妻,只是淑蓉有自己的主见,一旦决定的事,他真的是无力挽回,只好放手作罢。夫妻做不成,亲情还在,淑蓉偶尔还是会回来看看儿子,这样的结局让人很伤感。

过年回家时,淑蓉嫂子回来还去我家吃酒。虽然也已是中年妇女,发胖的脸庞带着时光岁月的痕迹,透着疲惫和憔悴,但她还是散发着女人的美,眼睛里有说不尽川妹子的风韵。脸庞边散落着卷发,手指夹着香烟,虽然笑着聊天,却能够感觉出她的点点无奈苦楚。是的,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

年轻时她是个聪明漂亮风情的女人,早早地就在南方城市里穿梭,跟了一个据说是叱咤风云做大哥的男人,她就变成了大嫂。那些年跟着男人混迹江湖,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也有花不完的钱。也许是年轻,没有想过以后的日子,只管年轻时的逍遥自在。天有不测风云,大哥出事入狱了,他们的感情应该是不错的,纵有不舍却也是被铁窗分隔两边。他们没有结婚,但是她已经怀孕了。

淑蓉又痒了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图文无关

淑蓉带着年幼的女儿嫁给了军强,终于有了一个安稳的家。我想淑蓉最初是满足的,要不然不会在这里这么多年。 可是女人最怕什么,是红颜薄命,是自己的不甘心!她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臃肿瘸拐,不讲卫生,粗俗不堪,连一句情话也不会说!虽然他对自己宽容,没有什么要求,但是淑蓉还是忍不住去想象以前的日子,她漂亮风情,别的女人都羡慕她嫉妒她;想象她的那个男人,他豪气出手阔绰,曾经疯狂地去追求过她,他又是那么的充满了男人的魅力! 那些日子就像是梦境一般,如今再也回不去了。

她在这个偏远的乡村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日又一日的重复乏味的生活。眼前还不仅仅只是这些,还有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家务事中的各种狗血。周围人看见她时,就像是在看一个笑话,看她怎么样跟一个瘸子过日子。公婆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乡下生意人,非常看不惯她平时在店里吃零食,花钱买东西,就算她再出手阔绰地给二老家里人买东西,他们也还是对她颇有微词。

她很多时候都郁闷难解,寂寞难耐。她抽烟,她喝酒,她还喜欢吃肉。她的身材也已经发福了,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天天老去,心里只有浓浓的苦。

有一年她算着日子,他也该出来了。她很想去看看他,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心里还有没有在想她。她看着女儿秋华日渐像他的脸庞,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终于淑蓉给家里人说要去南方打工,收拾好东西就坐车走了。军强也没有阻拦她,虽然隐约知道点什么。 淑蓉出去不到半年就回来了,她给家里人说打工太辛苦了,而且很想念孩子们。别人都不知道她有没有见到那个男人,反正她回来后非常失落,情绪比以前更加的消沉了,动不动就想发脾气。

最后淑蓉想结束这段婚姻。不管以后的路是怎样的,眼前的生活,她真的无法再忍受下去了。孩子们也已经长大,她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也想过几年自由自在的日子。只是感慨她的这辈子,虽然天生聪明总是自己做主,却好像每次都没有找对人。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