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

2019年10月24日10000百度已收录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其实一开始,林娇娇来找我时,我是拒绝的。

因为在王府里给七王爷当贴身侍卫,感觉还是不错的。且不说那些山珍海味就是不吃,看着闻着也是好的,更何况可以顶着王爷这个主子的名头,小日子那叫一个惬意。

林娇娇芊芊玉指抚着柔软细发,相爷府大小姐的架势自然挥发,抬了抬下巴:“拿着银子,离开王爷。”

我看看银子,又看看林娇娇,坚定的摇了摇头,说道:我是不会为了金钱屈服的。又一堆银票出现在眼前,林娇娇问:“这样呢?”

我略微迟疑了一下,决定领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精神。

憋了一眼林娇娇,看她无反悔之意,匆匆将银票入怀,抱着银子,一边弯腰点头谢谢大小姐,一边匆匆后退,生怕慢了一步,她突然就觉得王爷没这么值钱了。

“等等,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要的是你从此在王爷的世界里永远消失。你要知道,能配得上王爷的只有我。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林娇娇傲娇的说。

“省的省的,大小姐您放心,我一定不留任何蛛丝马迹,保证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来个大大得微笑,以表示诚意。

看林娇娇满意的点了点头,我马上用最快得速度消失在她面前。

回王府的路上,我一边小心翼翼的左顾右看,一边琢磨怎么能消失的漂亮一点,否定了第二十七个方案后……

“颜童,你一副鬼鬼祟祟,做贼心虚的样子,这是要去哪?”在一棵红薇树下一袭青衣男子,幽幽说道。

“颜童见过七王爷,瞧您,现在时值二月,这红薇树还未到花期,您这赏花之心起的早了些,也不披件外挂,定是那翠儿又偷懒了,翠儿……翠儿……”

“你站住,先回答了我的问题,在找翠儿算账也不迟,来……说说,你去哪了,抱着的那是什么?”

“咳!咳!都是女儿家的小玩意儿,不值钱的 ……不值钱的……”

“拿过来我看看,本王一直怀疑你的审美能力,择日不如撞日,正好帮你参谋参谋,”

我不情不愿的慢慢走到王爷面前,又把箱子往怀里紧了紧,心虚的说到:“王爷一番好意,颜童愧领了,美不美的没要紧,武功好能保护王爷才重要呢。”

抬眼看王爷似乎在等着下文,我赶紧加火候溜须拍马到:“王爷您说是也不是,我这一介武夫,粗手粗脚的,在看看您,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诗词歌赋、国家栋梁……”眼见着王爷的脸一点点变黑,我赶紧打住。

王爷伸出一只手,我赶紧又把银盒往怀里拢了拢,他一把夺过银盒,在手上颠了颠,看来本王王妃的位置,被低估了?见王爷看向胸口,我双手呈交叉式,护在胸前。

“别告诉我,你胸前的凸起,是刚刚突然发育起来的。”

“是两个馒头,我怕饿,放怀里温着呢。”我厚着脸皮说。

他从我怀里抽出银票说:“这些没收了,交给福嬷嬷,看看王府还有没有需要添置的。”

我伸出两只爪子去抢,双手落在银钱旁的衣襟上,拂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好的好的,在给翠儿她们每人做一身衣裳,打点首饰什么的。”

微风吹拂着他墨黑的长发,他的眼神清明,唇角微微翘起,是那么温润尔雅,就像颜童收藏的那幅画,更像她初见时的他。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悲催的颜童从昏迷中醒过来,发现自己穿越了,更悲催的是,没有附带原主的记忆,然而,最最悲催的是,她正被一群黑衣人追杀。

好在自小颜童生长在武学世家,除了一身武艺,基本上是不学无术。

恶斗了一群黑衣人后,受伤的颜童在密林深处,靠在一颗歪脖大树上,就在她以为自己再次悲催的挂掉时,模糊的视线里,一袭白袍男子,手握竹笛,垂至腰际的长发随风舞动,那眼里的清明似乎染不进任何风华,自那唇里吐出来的气息,是那样的清幽,声音是那么温暖动听……

再次醒来时,颜童已经身在王府。

那如梦里的男子,竟然是皇帝的第七个儿子傅宫储,人称七王爷。

在确定了颜童,除了会武,其他一无是处后,七王爷力排众议,颜童成了他的贴身侍卫。

而这位无比亲切的七王爷,给颜童的理由是,痴傻、呆萌、像猪一样好养活。

在王府里混了月余,大大小小、林林总总的、杂七杂八的事情,颜童大致弄明白了。傅宫储虽身为七王爷,却不受皇帝待见,母亲早亡,几岁时被扔到这个王府,基本属于无人问津, 除了异母兄弟三王爷时有照拂,便是母亲留下的福嬷嬷悉心的照料与呵护,而七王爷对福嬷嬷也是长辈般的爱戴,整个王府当家作主的自然就成了福嬷嬷。

颜童自打成为了王爷的贴身侍卫,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什么游湖、赏春

、踏青,各色俊男美女简直看得双眼冒光口水直流。

美景不长,皇帝一道圣旨,将颜童拉回现实。

傅宫储要出发去洛阳,据说洛阳发现了一块石壁,上面写有上天预言,皇帝命傅宫储速速去将石壁带回,即刻出发,不得有误。

出发当日,福嬷嬷老泪纵横,随车马送至城门外,临别时,一再叮嘱要小心谨慎低调行事,命我这个贴身侍卫,如发现有任何危险,必保得王爷性命。

挥别了福嬷嬷,车马并未行多远,便见三王爷挡在路前。

三王爷对着七王爷欲言又止,却把目光对向我说到:“如情况特殊,你可带王爷离开,寻处桃花源林隐居,可不必回这乱世。”

再次启程时,傅宫储用那双无比清明的双眼看着我说:“童,我手无缚鸡,命就交给你了。”

我用了十分努力,才勉强稳住心神,没有从马上摔下来,我觉得这次洛阳之行,与其说是王爷去完成任务,倒不如说是我在历劫,且,凶多吉少。

车马行至半里坡,傅宫储掀开车帘,对着边上的我说,天将黑了,找个地方休息吧。

我抬眼看向天空,一片晴空万里,太阳高照,他是哪只眼睛看出天将黑的?

落身下马,起篝火,安营扎寨。也就十几个亲卫兵,安什么营扎什么寨啊,都慵懒的靠在树旁眼观鼻鼻观心呢。

傅宫储立在水溪边,伸出他那好看的白皙玉指,抚摸着从未离过身的翠绿色竹笛,颜童一直觉得那竹笛,是那样晶莹剔透,就像他,那样出尘,不染尘埃。她的心疼了一下,为这个男人,为他骨子里的倔强与骄傲。

颜童就那样看着他的背影,看得呆了。

傅宫储回过头来,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看着颜童,慢慢的像颜童走来。

颜童发现自己心跳的厉害,有种渴望,渴望什么呢?她自己也不知道。

直到,傅宫储的唇……那么近……颜童闻着那熟悉又好闻的气息,双眼还未合上……

是谁大喊一声:七王爷!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这是哪个不长眼的?颜童刚吼完这句话,就发现身边……怎么那么多穿黑衣服的?

你们什么时候出现的?晚一点出现可好?

废话少说,拿命来!

等等,等等,你们是谁呀?为什么要我们的命呢?咱们无冤无仇的,大路两边各走一边可好啊?

哎……等等,要是我们挡路了……我们让开啊……!

颜童……!

废话太多,一个不留!

王爷别怕啊!有我在呢,躲在我身后。

哎呀!哪个杀千刀的?王爷……王爷……

童,别管我了,快走!

颜童一脚踹飞那个把剑插入傅宫储身体的黑衣人,背起傅宫储左冲右突,一剑砍落一人手臂后,脚尖轻点,身体跃起,脚下借一颗大树之力,跃出老远。

来不及回头看有没有人追上来,风般的跑,直到脚下力竭,被一颗树枝绊倒。

昏迷中的傅宫储被摔得七荤八素,幽幽转醒,哀怨的看着颜童,用眼睛说:可知本王中剑了?

颜童连滚带爬的总算到了傅宫储身边,上下其手一顿乱摸,在确定没有新伤后,抬起脸看傅宫储,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哪里不舒服?摔到哪里了?

咳咳……那个,要不……,先找个地方……藏一藏,疗疗伤可好?

好……对对。

这有个洞口,我先把你送进去,再把洞口遮掩一下。

好!

话说那一剑你本是可以躲开的,为何不躲?你莫不是想感受一下剑的温度。

嗯,我感受到了,微凉。

傅宫储挪了挪身子,凑近颜童。

颜童没出息的心又跳了,她发现,她怕他那双眼睛,总是被它迷惑。

颜童刚要闭上眼睛,等……!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问一下,何时帮我处理下伤口?如果你不想我的血流尽的话,可否把眼睛睁开?

给我个洞吧,什么洞都行啊,狗洞、老鼠洞,让我钻一下!

不能再尴尬了,一世英名尽数毁了……毁了!

嗯……轻一点!脸这么红,是不是也受伤了。

你才受伤了,你全家都受伤了。

我是受伤了,我的全家也都伤了,心都伤了。

看着傅宫储,颜童的心又疼了一下。

她是知道那些宫斗的,知道权力于人的诱惑,又有几人能抵挡。

可是,傅宫储并无心权力,为何要受牵连。

也许,他不该生在皇家。

傅宫储!我可以这样叫你么?

叫我阿储,小时候娘亲都是这样叫我的。

阿储……和我离开可好?

茫茫天地,我们能躲到哪里去!

到一个没人能伤到你的地方去,那里有我的家人,他们心里没有权利,他们心里只有爱,那里也很美,我带着你,你带着竹笛,我们一起走遍那里的山山水水。

傅宫储看着颜童,他相信颜童说的,家人的爱,山水的美,他相信这个傻姑娘。

好,我跟你走,但是你得保证,要永远保护我,不准抛弃我,不准不理我,不准凶我,还有……

你是柳月娥还是唐僧啊!颜童扶额。

柳月娥和唐僧是谁?你的家人吗?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搜……搜仔细了,七王爷受伤,他们跑不远的。

这趟差要是办不好,我们的脑袋都得搬家,上头说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出去把他们引开!”颜童话音未落,刚转过头就被傅宫储一掌劈晕了。

傅宫储看着自己的手掌……!呆愣了会儿,凑近颜童,他看着这个智商与外貌严重不符的女子。

“真是个傻丫头!”在颜童发上落下轻轻一吻后,转身离去。

颜童醒来时,天真的将黑了,山洞里有些昏暗,甩了甩还有些昏沉的脑袋。

“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一掌劈的还真是稳准狠,想起来了,好像是我教的,真真的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在附近找了许久,没有打斗痕迹,没有血迹,想必他还活着。

去找三王爷,颜童想到那时三王爷的欲言又止,他一定知道阿储在哪里。

瑞王府会客大厅内,颜童灭了三壶茶后,一直在用步测量大厅,来来回回,奉茶小厮被她转的七荤八素,内心叫苦不迭,偏偏颜童毫无停下来喝口茶之意。

第二日……第三日……茶童换了一个又一个!

第四日,颜童按往常一样,三壶茶后开始测量大厅,刚要起身,三王爷一身炫袍,姗姗而至。

本王知你来意,三日不见,你该知本王之意。

七弟原本不该被牵扯进这些争斗,但林娇娇毕竟是相国之女,她既已放出话此生非七弟不嫁,自然有心人便不得不防。

到底是林相爷看重七弟,想要扶持,还是其他,本王不得而知,本王只能说,七弟难救。

且本王身份特殊,一但出手搭救七弟,必是挑开了与那人为敌,你可知这意味这什么?

请问王爷那人是谁?可有搭救良策?

是二王子,良策嘛,本王倒是有一个,就是不知你……!

王爷您说,只要能救出七王爷,上刀山下油锅,煎炒烹炸统统没问题。

二哥素来喜爱美色,听说近来又在收罗民间各色美女。如你愿意,我可找人将你送进去。

至于进去之后你能否救出七弟,且看你的造化了。

好,王爷打算什么时候送我进去?

你觉着呢?

越快越好,好不咱现在就动身?

如此急……!

十万火急!

好,你回去准备一番,三日后本王会派人来接你。

三日后,颜童站在一处清幽小院里,回想着同进来的另三位美人。

素来都说古代女子柔美,什么芊柳细腰,不堪盈盈一握,什么婀娜多姿,柔弱无骨。唇不点二红,眉不画而翠。

而自己这一身侠女装扮……为了阿储,不就是低胸装么!

二王爷看着昨晚新进来的四位美人。

第一位肤白貌美,嗯!不错。

第二位杨柳细腰,嗯!美人儿!

第三位妩媚多情,嗯!小心肝儿!

第四位……这是什么鬼?

奴家见过王爷,颜童回想着电视剧里那些妖媚惑主的角色,努力地飘着电眼。

来人,前三位美人留下,这位嘛,卖到青楼。

嘿!奶奶的,真是欺负本姑娘脾气好了是吧!

心里默念:阿储、阿储、阿储…………七遍!

王爷您别,奴家会才艺啊,杂耍、魔术,奴家最会逗乐,保准王爷无聊时,奴家能让您开怀大笑,您就留下奴家吧,可好啊?

有意思,那本王就先留你几日,端要看看你是如何让本王开怀大笑的。

下去吧,把你那一脸劣质胭脂和那什么鬼妆容赶紧弄掉,还有这一身大红袍,没有胸脯穿什么裹裙,速速退下。

等姑奶奶救出阿储,看不给你画个鬼装,披上这大红袍。

是,奴家这就退下,这就退下。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月黑风高夜,一黑色身影鬼魅般地掠过一处墙角,后退……助跑……借力……跳起……跃过……哎呦!

墙脚种什么仙人掌,奇葩二王爷,该死的二王爷,带着一身刺,心里咒骂之余,颜童还不忘私下查看,见无人发觉,悄悄溜到一处窗前,选了根手指,沾上口水,往窗纸上一撮。

只见王爷与一贴身侍卫,像是在密谈。

“王爷,七王还是不肯开口,咱接下来怎么办?”

“本王在限他三日,如果他还是不肯交出手札,那他就没必要活在这世间了。”

“你现在去告诉他,本王最后限他三日时间。”

“手下这就去!”

颜童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侍卫身后,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侍卫微侧头,发现颜童正蹑手蹑脚地跟着,勾了勾唇角,心道真是够蠢。

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假山前,只见那侍卫在假山一处,卸下一块石块,将手中某物放至凹槽处,又转动几下,就有一处石门被缓缓打开。

见侍卫走了进去。颜童尾随其后。

这便是古代的密牢!还真是简朴的可以,墙壁都是人工凿刻的痕迹凸凹不平,进入石门后,是一条甬道,一眼便望到了头,看来这石室不止简朴,还小的可以。

颜童躲到甬道内一缝隙处,等着侍卫离开。

见侍卫没一刻钟便关上石门离开了。

在第二间石室内,颜童看见了正老僧入定的阿储。

阿储!你这是要看破红尘出家为僧?

童……!

是不是没想到还能见到我这个容貌出众,又智勇双全的好侍卫啊?

阿储扶额到:痴傻、呆萌、猪一样的智商!

你真以为凭你那一身功夫,就能在这座王府里,来去自由?看来你是中计了。

中计?中什么计?本姑娘可是凭借着超高的智商才来到这的。

你是如何进入王府,如何凭借着你那高超的智商到这里的,说来给我听听。

是三王爷命人将我以美人的身份送入王府,而我夜探二王爷书房,偷听到他们让你交出什么手札,不然三天后……,我便跟着那侍卫来到这……!

怎么?有何不妥么?

你可知那手札是什么?它又在何处?

可知你当初为何会被追杀?你背着的包裹里都是什么?你失去记忆后,那些东西自然对你无用,但却对很多人有用。

他们要的手札,便是你包裹里的那个!

等等!让我捋一捋,他们想要那个手札,便设计让你出行洛阳,中途在劫持与你,在设计引我进入王府,来到这里……,他们设计这么一麻烦的圈套,只为那手札!真真是理解不了你们这里人的思维,直接问我要不就行了,那东西于他们有用,于我又没用处,你等着我现在就回去拿手札,给了他们。

先不说手札是什么本王不知,真给了他们,你认为我们真能活着离开这里么?

七弟,那你可是误会二哥了,本王并无心与你为敌,只是那手札却是二哥必须得到之物,其实原本也不是什么重要之物,只是它可以救本王一个重要的朋友。

我们如何相信你?颜童道。

我可让你和七弟一同由我这贴身侍卫一人陪你们去取,你们将手札拿给他,他就会离开。

还有一件事,那手札要救的到底是什么人?

本王的一个客卿,本王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在本王与太子的较量中这个人有举足轻重的作用,七弟无心政权,所以本王说,那手札与你们无用。

好!那我们现在就走。

王爷将她奶尖含入口中 王爷揉一只舔一只/图文无关

星光满天,衬得夜色真美!

你来数星星,我来数月亮。

阿储手指着最亮的那颗星星说:“最亮的那一颗是不是你?旁边的那一颗是我。”

我正对着阿储那张无比俊美的脸发呆,阿储转过头来对我说:“童,你知道么?我七岁时便没了母亲,一个人最孤独时,我就躺在这里数星星。”

我看着这满天星河,想像他数星星的样子,一颗、两颗、三颗……眼睛睁不开了。

傅宫储看着睡熟的颜童,没心没肺真好,希望你能永远做个这样简单的女子,谢谢你,童,来到我身边。

一夜无梦,自床上醒来,颜童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刚要起身,便发现,傅宫储躺在旁边手支着头,正一副慵懒地看着她。

颜童看看傅宫储,再看看自己仅穿着一身里衣,一声“啊”响彻整个王府。

这一边颜童脸跟个苹果似的,想着有没有被那个家伙占便宜。

另一边傅宫储跪在地上,传旨公公宣读完圣旨,转身离去。

福嬷嬷连唤了几声,傅宫储才回过神。

王爷,皇上这一旨赐婚……

你说什么?皇上赐婚!命阿储三日后迎娶林娇娇?翠儿,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你没听错?颜童怎么觉得,她的人生这么坎坷啊!她的前世、前前世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自是没错,那是宫里的肖公公亲自来传的旨。

阿储呢?

王爷接了圣旨,便把自己关在房里,一直没出来。

行,翠儿,你先去看看王爷,我这还有事儿?

快去!快去!

推走翠儿,颜童赶紧拿出那副画册,画册里一个貌似傅宫储的男子白衣飘飘,头顶的发髻上插着一只古朴的发簪,一双柔情的双眼正注视着看画人。

颜童记得,从几岁时偶然在爷爷房间里见到这幅画,就觉得又喜欢又有一种亲切感,在讨要多次无果后,便起了偷盗之心,谁知却被老爷子当场抓获,挨了一顿胖揍不说,还被关了几天禁闭。

后来颜童学乖了,对她爷爷用起了怀柔政策,多年后,终见成效。

某日,她爷爷善心大发,终于决定把这幅画给她了,给就给吧,爷爷你不放手是几个意思?

拿去,拿去,快在我眼前消失,近期别让我看见你啊!

颜童回到房间里,迫不及待打开画轴,看着画中男子,发现那双眼睛真美……!

就在颜童注视着画中人那双眼睛的时候,她已经不自觉地走到屋子外面,当太阳光射到画上的时候,一股强光射来,带着吸力一样,将颜童吸入画中。

还真被老爷子一语中的了!

颜童注视着画中那双眼睛,回想着当初是怎么被吸进去的,只记得一股带着吸力的强光,可是那强光怎么来的?

结果是,盯了一夜画中人那双眼睛的颜童,第二日顶着个大大的熊猫眼,看着面前的傅宫储,揉了揉眼睛,总觉得他哪里不对,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

今天本王约了林小姐在珠翠楼相见,你赶紧收拾一下,随本王一起赴约。

有钱人还真是任性,那珠翠楼可是全京城出了名的高消费,一顿饭吃下来没个万千两那是不成的。颜童小声嘟囔着。

傅宫储就跟没听见一样,转身走了。

剩下颜童就跟喝了几坛醋一样,心里那个不是滋味儿。

正午,烈日高空下,颜童一脸哀怨的垂首立在傅宫储身侧,看着姗姗来迟的林娇娇。

傅宫储沉着脸,掸了掸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本王第一次诚心相邀,林小姐便这等姗姗来迟,可想而知林小姐并不是个诚信守约之人呐!本王对女子之学闲来无事略有研究,小姐这等做派,可是林相爷亲授?”不等林娇娇反应过来,傅宫储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颜童看着林娇娇,那副涨红着脸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睛还大大的看着傅宫储离去的方向,摇了摇头,转身追了出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