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高大肥满老妇满足我小说

2019年10月25日500百度已收录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高大肥满老妇满足我小说/图文无关

张老妇人又挑着她的小担子不快也不慢地赶到固定的摊点上——这会儿还是很早的早晨。街道上还没有什么人,不过贩卖物品的老人们还是如例行公事一般同时开摊了。

老妇人卖的是桃子,不过她家并没有栽种果树。临边的同行不是固定的人,所以有时也能听见这样的话——

“你们家种桃子吗?”

“哪里哟,这是我找批发商买的桃子,一天卖一点做零用。”

她的家离摊点不远,大概10分钟的路程。

她并不是很瘦小,倒也不算高大。70岁的样态倒也保留着50岁的力气。临近中午了,她挑起扁担,跟同行们打好招呼,朝着家的方向回去。一路上她只注意来往的车辆,脑袋里却还认真地计算着今天可以赚多少零用。小学一年级的水平也能让她算出她今天上午赚取的零用可以兑换一瓶酱油。

回到家她还在家人面前用言语再次计算了一遍,然后咧开嘴巴,很是高兴地对她的孙女说道:“你奶奶在家是闲着,所以批发了些桃子卖,上午恰好赚到了一瓶酱油的价格。哈哈哈哈。”

孙女淡淡地微笑,以一副见怪不怪的面孔在吃午饭。

“那些衣架怎么不见了?”老妇人显得有些焦急,干褶的额部线条显得比自然状态下更为夸张。此时她还在阳台上翻找着。

孙女还没有回她话。

“哎!肯定又被你爸你妈给扔了,那些衣架都可以用的!再买些新衣架不是浪费钱吗?真的是要气我啊!”

老妇人并非无缘无故如此猜想。从以前开始,这个家的男主人和女主人就经常扔掉老妇人留存下来的一些东西。

超市购物回来,她会把装物品的白色透明塑料袋留下来;在一处比较偏远的废弃的地方她硬是开垦了一块田地,那里种着她引以为傲的蔬菜;她把很破烂的旧衣物的扣子、拉链扯下保留下来,然后把那块光秃秃的布料当成抹布;别人送与她的保健品也已经被堆积而过期了(她总是后知后觉很无奈地扔掉它们);她从建筑工地上捡来些无用的木板自己打造了桌子;她从衣物厂捡来各种合适的布料。

可是这个家庭并不是贫穷的。

上世纪六十年代。她出生于一个小镇,因为政府的迁移计划她来到了另外一个小镇。在那里她结识了她的另一半。两人以工农阶级的勤恳踏实哺育了四位子女十几年,但是她的丈夫因为肺癌去世了。不过那是一个不能安然哭泣的时期,她得把精力放在养育子女上。周恩来同志的艰苦奋斗的精神在她身上得以完美诠释。多年来的生活经验造就了她固执、要强、节俭的性格。

现在她还保有这那个时代的粮票和布票,约摸着有百来张,一角、两角、五角的纸币她也留存着。这当然不是为了纪念意义而收集的——这是她当时的积蓄。她无疑是那个时代的伟大的母亲。

老妇人盘算着日子,快到农历六月十九了——那是她最崇敬的观音娘娘的生日。以往每到这个时候,她都要在老家的寺庙连续供奉一个礼拜(那是那里的习俗)。在艰苦卓绝的时候,她认为是观音娘娘赐予了她力量、保佑了她一家平安。

“小平(她儿子的称呼)啊,后天是观音娘娘的生日,我明天就回乡下老家去,大概要一个礼拜后才回来。”

“——不要再随便扔我的东西了!它们都是有用的!你们不要用我要用,就算不用那些东西也可以卖到一些钱的!”她眼睛一轱辘,想起了什么事情,严厉补充道。

小平理解母亲的行为,不过老婆很爱干净,母亲各种留存的东西明显让家里看起来很乱。因为这事他们三个人间已经有了些冲突,小平不好顶嘴,把这事放在心上,表现出温和的态度。

征服熟肥老妇小说 高大肥满老妇满足我小说/图文无关

“我们不在,您回去好好照顾自己吧。”

张老妇人也记不起她的房间里到底堆了些什么,她向来不去记也不去想。看到了可以使用的东西就留存下来——即便那是别人丢弃的,在上个世纪她如此做才得以一人支撑家庭,在同代人里她把自己也视为可以骄傲的母亲。这份带着荣誉感的习惯保留下来,带着上世纪的味道。

她还是抱着不放心的样态,决定给大女儿打个电话。

“喂,小兰啊。我明天要回老家去帮观音娘娘过生日。然后妈想让你跟你弟说一下,叫他不要乱丢我房间的东西。你知道那些东西都很有用的。我一不在,他们就乱丢我的东西,那些东西我都是一样一样储存的!妈不放心,你帮我监督一下小平。”

“你都堆积了什么东西?每天见你忙上忙下不知道做什么,老人家就该静下心来享福。小平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他把那些东西丢了,我老火都快要出来了。真的是,不知道爱惜钱财。你就帮我嘛。”

“嗯……行吧。你回老家了就不要再做些什么了,跟以前的熟人多聊聊。”

张老妇人舒了一口气,这个世界上她最信赖她的大女儿。

第二天下午,她已来到老家。

那是朴素的砖瓦楼房,墙上的对联早已褪色到毫无痕迹,青苔覆盖上了它的故事。房子旁边有一颗标榜“国家二级保护植物”粗大古樟树,它的枝叶延伸至房顶,它俨然就是看守要塞之地的老兵。

老妇人眼带笑意,比起县城,她更喜欢乡下老屋。这里自然和谐,而且有相识了几十年的老友在。在这里,她就是家的主人,她的行为没有任何阻力。她能够看到一位要强、倔强的女人忙碌的身影——想到这里她的嘴巴也配合着眼睛绽开了花朵。

她在老屋里准备好带来的香火,然后这时有人来叫她去殿上寺庙。

“哎呦,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东西准备好了没?晚上来我家吃饭吧。”

张老妇人笑得很开心,一路上她们也聊东聊西,有时也有其他老熟人加入聊天的队伍。她们嗓门极大,不过丝毫没有引起路人的反感。

寺庙里的人不多也不少,正如那不多也不少的佛像。所有的人——或者说老人们都表现出极大的敬意,这里他们停止说笑,表情专注。

张老妇人从塑料袋里取出蜡烛,对着佛像前的蜡烛引火。她烧起香,缓步移动至跪拜处,跪下,将香至于胸前,然后认真与观音娘娘进行眼神交流。她开始作揖,紧闭双目,心中默念:“感谢观音娘娘,感谢观音娘娘,感谢观音娘娘。今年也希望您一直保佑我的所有子女,希望您保佑我的孙女考上好的大学。”她重复作揖好几次,确保自己如同以前一样真诚。

之后的一个礼拜里,她将每天都做同样的这件事。

张老妇人做完她该做的事情回家了。她很高兴她的儿子、儿媳没有扔掉她辛辛苦苦存下来的有用之物。大女儿阻止了那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儿子、儿媳甚至担保不会再丢掉那些杂乱的物品,他们要学会她这种程度的节俭——张老妇人睁开眼,发现她做了个令人开心的梦。

她如此联想:一定是观音娘娘给的预示,我供奉时她肯定看到了我的苦恼,感谢观世音菩萨!

当张老妇人回到家里时,她看见大女儿小兰也在,又想了想之前的那个梦——现在她的顾虑全部消除啦。

但是当她打开自己房间时,她看到的是绝对的整洁。她突然慌了起来,那张丑丑的、有些歪歪扭扭的桌子不见了——硬实的红木桌子代替了它;衣柜里那些杂乱无章的布料不翼而飞;自己卖桃子的担架也不见了。

“妈,别看了,我帮小平一块收拾了你的房间。您都70多岁了,应该静下心来享清福,我们不差那点钱。”

张老妇人看到小兰站在门口。她突然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个要强且固执了大半生的女人现在不再进行反抗。她神情呆然——大女儿欺骗了她,观世音也欺骗了她。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