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致命的“恋爱”:甘肃男子因感情纠葛一夜杀害女友家3口

10月的甘肃平凉,户外气温骤降,冷风刺骨。

68岁的安正龙独自一人生活在12间房内,房间空旷,他长久沉默不语。这里曾是村里用于养殖的废弃厂房,十多年前被他用宅基地置换,改成了如今的住房。

曾经,这里充满欢声笑语,安正龙和他的妻子、侄女、侄孙女生活在此。然而,侄女一场纠缠不清的“恋爱”毁掉了一切,侄女曾经短期交往的男友疑因恋爱受挫,在今年5月的一个深夜,偷偷潜入安家,在院中央那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上行凶,残忍地夺走安家三条生命。惨剧让安正龙已无心再打理现在的生活。

57e8d50931fceb874a8cb21f791f4eef.jpg

▲一夜间夺走安家3条人命。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10月24日,安家人对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表示,如果事发当晚嫌疑人不被释放出派出所,这场惨剧本该可以避免。10月18日,安家以“行政不作为”为由将甘肃省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告上了法庭,目前此事仍处于待立案状态。

e7194ef60af23b17a83983f624079ba6.jpg

▲安正龙的四弟讲述他当天目击的案发现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侄女朋友一夜夺走三条人命

一家人一夜失去3条人命,让居住在甘肃省平凉市草峰镇安庄村的村民颇感震惊。

死者安正存今年60岁,祖祖辈辈生活于此,家中多为农民。安家兄弟共6人,安正存排行老三,安正龙排行老大。另两名死者分别是安正存35岁的女儿安兴莉和64岁的长嫂王秀芳。

目前,警方锁定的嫌疑人为31岁的陈建锋。陈建锋与安家分居在两个村,此前并不相识。

10月24日,安家人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2018年安兴莉从天津打工回家。在一次坐车时,偶然认识了开黑出租的陈建锋,此后二人开始交往。

安兴莉比陈建锋大4岁。对外二人都说彼此是朋友,但在家人和朋友看来,他俩关系有些暧昧。至少两名认识他们的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见过二人在街上拉手,感觉关系不一般。

案发前,陈建锋贷款购买了一台收割机,靠帮人收麦为生,平日还在开黑出租。即使在陈建锋所在村,与他熟识的人并不多,认识他的人对其评价也不高。

安兴莉有两个孩子,儿子15岁,女儿7岁。2018年3月,安兴莉离了婚。对于安兴莉离婚的原因,众说纷纭。但有传言,安兴莉曾拿家中的钱给过陈建锋,最终导致婚姻破裂。

而安家人认为,陈建锋就是看上了安兴莉的钱。对于二人的交往,安家人是反对的。安家老大安正龙说,陈建锋有妻儿,安兴莉跟他交往被人说闲话,且村民对陈建锋的评价并不高。

不知何时起,安兴莉开始有意躲避陈建锋。为此,陈建锋不止一次前往安兴莉的工作单位与其争吵。

安兴莉的弟弟记得,今年3月的一天,陈建锋还来到安家门前吵闹,原因是安兴莉不接他电话,也不见他。吵闹持续了将近1小时,期间安兴莉弟弟出门制止,陈建锋说这是他的自由。安家人报警后,此事才得以平息。多名村民也证实了这次吵闹。

多名安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这次吵闹过后没几天,安兴莉在村附近与陈建锋见面。但很快被其父亲安正存发现,随后安兴莉的父亲安正存与陈建锋发生了冲突,警察赶到后从陈建锋身上搜出一把匕首。

安家人说,冲突发生的原因是,当时陈建锋曾用语言威胁安兴莉及其两个孩子。

对于该说法,安家人并没直接证据。但安兴莉的父亲因殴打他人,陈建锋因携带管制刀具,均被警方治安处罚。

此事发生后,安家人对于陈建锋的态度变得异常紧张,开始将此前家中发生的诸多怪事,与陈建锋联系在一起。诸如家中草垛无故起火、社会上的各种传闻等,但他们也无直接证据。自从陈建锋被发现携带匕首后,陈建锋再次前往工作单位找安兴莉,家人得知后疯狂拨打报警电话。

安兴莉的弟弟说,他曾劝过姐姐少和陈建锋来往,但她显得很生气,说自己的事自己能处理好,让他别管。

1f6e21b621c765267eac35757d248e48.jpg

▲安正龙的四弟讲述他当天目击的案发现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案发前嫌疑人曾醉酒殴打安家老汉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从今年5月起,陈建锋先后在其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信息,其中提到了“感情失落”、“报复计划”等字眼。

对于惨剧发生的那一夜,至今仍有许多谜团困扰着安家人。

作为安家的老大,68岁的安正龙记得,今年5月17日下午6时许,一辆黑色小车驶入他的院内,透过窗户,他看清了来人:车内有三男一女,陈建锋坐在前排。

安正龙的家是一处废旧厂房,四面有房,院中央是块空地,前后共有两个出口,没有大门。安正龙说,安兴莉打工回乡后没有住处,一直和7岁的女儿暂住在他家。

当日与陈建锋前往安家的朋友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们和陈建锋是经营收割机时才认识,认识时间不足一个月,此前也不认识安兴莉。

其中两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5月17日是陈建锋的生日,他们帮陈建锋低价保养了收割机,为表示感谢陈建锋请大家喝酒。他们来到安正龙家准备叫上安兴莉,但进了院子他们没下车,因没见到安兴莉,陈建锋便让朋友开车离开。

安正龙说,当时他、妻子和安兴莉都在家,见到陈建锋前来,家中气氛变得紧张,但谁都没出门,见车停了一会儿后,又从院内掉头离开,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大约1个多小时后,陈建锋乘车再次来到安正龙家。

安正龙记得,当时妻子跑到后院找到正在干活儿的他,说陈建锋的车又来了。有些生气的安正龙挡住了汽车,质问陈建锋多次来他家想干什么。陈建锋便下车,开始与安正龙扭打在一起。事后经法医检测,安正龙头、面、颈部多处轻微伤。

此时,安兴莉和安正龙的妻子也冲了出来,试图制止打架,还报了警。警方出警,众人被带往派出所接受询问。

安正龙说,在派出所,警察看他头上还在流血,拍照取证后,让他前往村卫生所止血包扎,安兴莉等人留在派出所接受调查。待包扎完毕已是晚上10时许,安正龙返回派出所时,迎面碰见了陈建锋等人正朝派出所走出。

安正龙质问警察为何将陈建锋释放。警方给他的理由是,陈建锋醉酒,已交给朋友照看。

但令其不解的是,当晚安兴莉等人却在派出所做笔录,直至当晚11时许。警方此举,让安家人颇有看法。

“家里出大事了”

由于安正龙多处受伤,警方劝他前往医院仔细检查。女儿在市区医院给安正龙挂了急诊,当晚11时许,由于血压居高不下,医院要求安正龙留院观察。

安正龙女儿回忆,18日清晨6时许,她接到家人电话说:“家里出大事了。”

第一个抵达案发现场的人是安正龙的四弟,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进入安家后他发现安正龙的妻子王秀芳躺在院中央,安正存躺在院前门的空地上,现场共有三滩血迹。

安正龙的四弟先是给派出所报警,见警察没来,又拨打了110,也有村民目击了一切并报警。

安正龙的四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曾查看了案发现场,院内的门,除了侄孙女的房间是打开的,其余房间均为关闭,现场也没被人翻过的痕迹。

警察赶到并封锁现场后,安家人陆续赶来,惨剧让多名亲属瘫软在地,痛哭不已,然而,待其家人缓过神才发现,安兴莉联系不上了。

由于事发前一晚,安家人曾与陈建锋发生过冲突,安家人几乎一致认为此案与陈建锋有关。随后,警方布置警力对陈建锋实施抓捕。村民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抓捕当天,“村里、山上到处都是警车和警察。”

陈建锋被捕后供述,除了杀死安正存及安正龙的妻子以外,还杀死了安兴莉,并亲自将安兴莉带离现场,埋进了他家祖坟。

陈建锋家的祖坟位于安正龙家以北的山沟内,大约有十几分钟的车程。由于道路泥泞湿滑,路面狭窄,轿车十分难行。村民们也无法理解,陈建锋是如何在深夜一个人将安兴莉运抵祖坟,并实施埋葬。

7abf2b280772f0e1c6ba1c7dab86a4b5.jpg

▲嫌疑人曾在社交平台说出自己有报复计划。网络截图

被害者均系棍棒打击头部致死

5月30日和31日,平凉市公安局崆峒分局对被害人安兴莉、安正存、王秀芳三人进行了死亡原因鉴定,结果是安兴莉等人符合生前被他人用棍棒打击头部致重型颅脑损伤死亡。警方还在陈建锋老家院内东墙下草丛中发现一根木棍。

当晚,安正存陪着安兴莉做完笔录离开派出所,已是晚上11时20分左右,按照平时回家路程用时计算,到家应该在晚11时30分左右。

由于这里的农村夜晚没有路灯,安正存和安兴莉离开派出所后,无人见过二人去向。

当日与陈建锋同车前往安正龙家的有余某和许某,二人的见闻还原了陈建锋离开派出所后的行动轨迹。

余某说,由于陈建锋醉酒,警察让他俩离开派出所,此后他俩步行前往许某家拿手机。

许某记得,当晚约10时许,陈建锋来到他家楼下借了车。

许某记得,18日凌晨3时许,陈建锋再次给他打电话,让他天亮后早点去他家取车。“我问他车上有什么?他说从平凉叫的朋友把安家人打了,车上有血,是他朋友的手弄烂了。”

清晨,许某去陈建锋家取车。起初他并没发现车体有何异常。二人寒暄几句后,他开车离开。之后他看见车后排地板上有血迹,由于陈建锋之前有交代他也没多想,还洗了车。

家属质疑:警察当晚为何要释放杀人嫌犯

家中一夜失去了3条人命,让安家人痛苦不已。待到痛苦过后,安家人开始梳理事情的经过,认为惨剧本该可以避免。

安家人认为,事发当日陈建锋与安正龙发生扭打后,警方并未对陈建锋采取强制措施,也未做笔录、醒酒等约束措施,而是将其释放。“如果那天,他没有离开派出所,我家人也不会死。”同时他们还认为,警方在多次处警中存在延误等问题。

从事发后至10月期间,安家人曾多次针对警方涉嫌存在的问题,向各级部门举报。平凉市、区还成立了调查组进行了调查。上游新闻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调查组初步核查认为,安家人对警方的指控存在失实或未查明警方有不当行为。

上游新闻记者从平凉公安获悉,省、市、区均成立了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三级调查均认为,警方处理此事的过程合理合法,并无不当行为。“这件事,家属的情绪我们也能理解,我们也欢迎社会各界进行监督。”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