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

2019年10月31日530百度已收录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图文无关

阿相,本名成相,父母希望他能成为丞相一样的大人物,光宗耀祖。父母寄予成相厚望。不过村里人从小都喊他相娃子,一起的玩伴喊他相娃,这一下子拉低了父母期望的档次。

后来别人再问他名字时,他说自己叫阿相。再后来上小学时,他也自作主张,改名阿相。

父母尽管给成相名字起的漂亮,可整天忙着过日子,哪有时间管他上学。可是阿相上学仿佛有神助,玩着玩着就考了班里的第一。

他也没有头悬梁锥刺股,没有下死决心,轻轻松松考到了县城的重点中学。这下阿相的父母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竟然给自己脸上挣了莫大的光,这才开始看重阿相的学习。

人就是这么聪明,连阿相自己都说,他从来没有熬夜点灯苦学。他最多就是躺在床上,爱回忆一天发生的事情,爱重复老师讲过的课,好多知识点、好多做过的题,就像过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一一上演,他记得牢牢的,而且还能整理归纳,顺带提纲挈领总结出关键的知识点。

这真的是天赋,谁也比不了。

到了高中之后阿相虽然不是名列前茅,但也学得很轻松,成绩也很靠前。

到了高中这个阶段,除了学习,还有另外两件对一个健康的生命来说极其重要的事情,一是装模作样的学成人,二是开始关注异性,并对异性进行点评,私下里热烈的交流。

上天有时也真不公平,有时真是聚万千宠爱于一人。阿相学习好,而且人长得也很帅,身高刚刚好,一米七八,一撮头发斜着垂在额头边,不经意那么一甩,自己觉得潇洒地赛过国际巨星。

阿相靠着一身篮球手艺,赢得了许多关注目光,别人投进去的球往往都记在他身上,他没投进去的球,他旁边的人往往成了替罪羊,要不是谁谁谁碰了阿相,他的三分准进了。

终究这只是一个小县城,学生们还没有进化到直接上去问你能不能做朋友的境界,其实不管农村、城市,这个时候都是朦朦胧胧,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句随意的问候,能幸福、激动好长时间。

阿相的桌框里陆陆续续收到不少的小纸条,也就是所谓的情书。有的折迭精致,有的随意对折,有的语言含蓄,看半天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有的直接了当,今晚放学,歪脖树下见。约会似乎总爱和歪脖树相关,看来歪脖树是最好的红娘。

在众多情书中,阿相最想看到的是篮球场边,那双沉默的眼睛,她总盯着自己,自己进球她也不惊喜呼喊,自己没有投进去,她也没有失望沮丧,总是那么静静地看着阿相,而且几乎每一场都不拉,几乎总站在同样的位置。

阿相知道她,她是副校长的女儿,全校没人敢追她。不是她不漂亮,因为她爸是副校长,男生们还是有点怕。阿相也有点怕,可他就是偷偷喜欢她。

事情有时充满了喜剧。

这天阿相拉肚子,上课铃响了他还没从厕所冲出来,直到铃声叮铃完,他才意犹未尽地匆忙跑出来。

阿相刚从厕所拐弯出来,就撞见她了。他脸猛地发烧,心跳加速,似乎藏了个兔子,要从嗓子眼跳出来。她迅速地伸过手来,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阿相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她转身,匆匆跑了。阿相还没看清楚她的脸色是不是和自己一样通红。

这节课,阿相大闹一片混乱,他什么也听不进去。阿相确认她递给自己的是一张纸条,他迫切地想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可他太紧张了,他怕同桌看见了,他也怕被老师发现了。他如坐针毡,焦躁不安。

正在讲台上大讲特讲条件反射的生物老师,敏锐地发现了阿相的异样,突然喊了一声:阿相,你来回答。

阿相猛然站起来,大声回答到:到!

老师说这就是条件反射,不过这个反射是经过大脑皮层,由大脑做出的指令,不是神经反射。

同学们开始取消阿相是有神经病的反射。

下课后的阿相,急忙跑去厕所,他紧张地都忘记拉肚子了,犹如拆开定时炸弹一样,他紧张,屏住呼吸,打开了纸条。

纸条折迭不算精致,经过两个人的揉捏,已经发皱了,打开的纸条上写着:下晚自习后,操场边最粗的那颗杨树旁见,谁不敢来,谁是狗熊。

一个人受到额外恩宠,被人抬地高高的,不免就有了虚荣感,飘飘然的感觉。

有了女朋友了,哪能和普通学生一样。

有一段时间,副校长外出进修了,阿相和女朋友由于解放了一般,两个幼稚的心变得澎湃、激烈,仿佛世界已经不能容纳他们了。

阿相开始抽烟,带着她逃课逛街。

阿相拉着女朋友在路边的凉皮摊摊吃凉皮时,被他村上的人发现了,怀着看热闹、小窃喜的心态急切地告诉了阿相的母亲。

阿相的母亲手里握了擀面杖就来学校了。

她到阿相教室门口阿相还在上课,老师前脚刚走,阿相妈就冲进去了,学生们惊若呆鸡,直愣愣望着阿相母亲。

阿相妈也不管那是头,那是胳膊,那是脸的,噼里啪啦一阵乱打。半只脚刚跨出教室门的老师连忙冲进来,紧紧拉住阿相妈,嘴里骂道:阿相,你个兔崽子,赶紧跑呀!

阿相这下颜面扫地,彻底没有心情找女朋友了。主要是女朋友被阿相妈这一闹吓得躲得远远的。

阿相妈还没完,又把在城里上班的小舅搬了出来。

小舅趁着周末专程来到阿相家,全家人包围着阿相,给阿相开批斗会。

阿相头大的跟笼一样,他什么也听不进去。

不过小舅有几句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小舅说,大学去谈对象,大学里女朋友多,谈一个不成再换,反正几乎多的是,现在不是时候,现在你这是小孩子过家家,瞎闹。

阿相就记住了,谈恋爱要到大学里去,大学里女学生多。

他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成人也喜欢女大学生。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图文无关

亡羊补牢并不是为时不晚,有些事情等你清醒时,可谓时日不多。

为了考上大学,阿相决定拼了,开始点灯熬油开夜车了。

学生们为了节约也为了好玩,把蜡烛放在废旧的文具盒里,晚上在宿舍熄灯后继续苦读。时间长了文具盒底部积累厚厚的蜡烛油。

别的学生陆续熄灯睡了,阿相拍了拍脑袋,提了提神,再坚持一会吧。

实在太困了,不知不觉,阿相睡着了。

突然阿相被一阵剧烈地疼痛疼醒了,他一睁眼,火!着火了。

文具盒里的蜡烛烧化了,犯困的阿相不知不觉睡过去了,头歪在化纤枕巾上,文具盒被书本碰了一下,倾斜了,火苗和着蜡烛溶液,顺着沾满汗渍油渍的枕巾烧了起来,铺在床板上化工材料制成的床单也借着火势,肆意的嚣张。

阿相太阳穴及左脸上部被烧伤了,虽然不很严重,但由于当时的不科学的救治,留下了难看的疤痕。阳光帅气的小伙子一下子变成了丑八怪。

这对阿相的打击是巨大的,他消沉了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少有人鼓励他、问候他。

有时祸不单行,就像真理一样,经常在现实中上演。

阿相周末骑自行回家,竟然把腿摔断了。

从县城回他们家,有一个又长又陡的大斜坡,从来还没人敢从坡顶不捏闸冲到坡底。也许压抑太久,阿相放开了自行车车闸,车速越来越快,耳旁的风声开始呼呼响,阿相有些慌了,车子似乎要失控了,他抓不住车头了。

车子直直朝着路边的水泥渠冲去,眼睁睁看着自己要撞上去,却一点办法也没有,阿相只有惊慌了。

哐啷几声,伴随一张痛苦的表情的脸,他右腿摔伤了,连路都走不了了。

别人正在教室里火热地奋战、冲刺高考,阿相躺在床上养伤,尽管时不时激励自己看书、学习,但总觉得不那么的有底气和有劲头。

阿相最终拄着拐杖上了考场,越考越没信心,考完后阿相躲在家里不出门,他觉得太丢人,没脸面出去见人。

高考成绩出来时,阿相竟然上了二本线,这多多少少给阿相挽回了一些颜面。

阿相就这样跌跌撞撞上了省城一所二本末流大学,这也算不错的结局。

腿部受伤留下心理阴影,脸部的疤痕时刻提醒自己不是帅哥,进了大学后,阿相改变了风格,他不玩体育,不玩篮球,改走文艺线路了。他热衷于写诗歌、写散文,开始喜欢音乐,尤其是渴望自己能学会弹吉他。

阿相咬牙买了一把吉他,没有人教他,他买来教材开始自学。经常是下晚自习后,他搬着凳子坐在楼梯口,借着微弱的亮光,开始琢磨。开始时,手艺很差,只能尽量压低声音,轻轻地弹。渐渐有了几分自信,吉他声开始响亮起来。而且开始边唱边弹了,偶尔会有同学来欣赏。走时给阿相丢一句:不错哦,好听。

校报经常向学生征集文章,阿相跃跃欲试,满怀激情,奋笔疾书了一篇,自己反复欣赏了几遍,觉得文采直逼大文豪,心里不由赞叹自己,太有才了。可结果却石沉大海,并没有被录用。阿相没有放弃,由于他的吉他,他还在坚持。

后来阿相又陆续写了几篇,也没有什么动静,再后来他写了一篇暑假见闻,写好后,直接去校报编辑部请求编辑给他指导。接待他的是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脸型方正,颇有书生气质。中年男子很客气,给阿相讲了文章该怎么如题,如何把事情写活、写生动。在编辑的指导下,阿相的这篇暑假见闻终于见报了。

同学们见了面不经意会调侃一句,吆,没想到阿相还是大才子呢,写的不错嘛

别人的无意,被阿相当成了鼓励。他写作的劲头更加足了,接连刊登了好几篇散文。慢慢他这个大才子的名头就名副其实了。

阿相与其他院里的同学一起成立了一个吉他联盟,互相切磋技艺,他弹吉他的水平也见长,竟然被邀请在院里的晚会上表演,后来还演到了学校的舞台上了。

经常在周末的傍晚,阿相抱着吉他,坐在操场边的草地上,有时会去小树林,或者湖边,夕阳、吉他、少年,构筑了一个美丽的画面,伴随着吉他的旋律,还有少年的歌声,不经意就成了目光聚集的焦点。

阿相的知名度渐渐升高,只是他奇怪怎么没有女生追他呢?哦,对了,自己的脸,自己的腿,自己算半个残疾人,还等着别人追,做梦吧。

一个名气不太大的作家来学校作报告,阿相急忙去了,他心里有文艺青年的梦想。

阿相去得早,选了报告厅一个靠过道的座位。

学生陆陆续续来了,似乎是里男生多、女生少。

阿相低头正在看书,忽然听到背后唧唧喳喳女生说话声,他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迎着他的目光,阿相急忙躲闪,可他们双目已经快速地对视了一下。仿佛有电流击穿身体,阿相全身有种麻嗖嗖的感觉,浑身不自觉燥热起来。

这个女生是本届传说中最好的女生,风头已经盖过了校花。她的最美源自于人好,心地善良,源自于一件事,而且也被称为最美的校花。

她假期参加了志愿者,前往大凉山走访调研,她在这里碰到了一个孤儿。这个孩子父母早亡,一个哥哥贩毒吸毒暴死,另外一个哥哥进城打工后不知所踪,他靠政府及村民救济混一天活一天,从来没有什么未来和希望,说不上哪天就无助的死去。

她心疼这个孤儿,与他面对面谈心,开始他充满敌意,逃避,不理她。她进到他家,他嘶吼着赶她出来。她微笑着看着他。望着这个脏乱不堪的家,她开始打扫起来。他终于放下敌意,开始帮她了。

后来她和随行的人一起凑了一些钱,给他更换了床单、被褥。他开始和她说话了,她给他讲外面的世界,鼓励他去读书。

后来回到学校,她坚持给他写信,给他寄书。寄去的每本书,她都写了读后感,写上了鼓励他的话,而且还夹了她所在城市、大学的照片。

书真的是引路明灯,她邮寄的书,不止点燃了他一个,他所在的整个学校似乎都被点燃了,孩子们憧憬着外面的世界,不像校园的校园里书声琅琅。

偶然的机会,一个记者在这里采访,深挖背后的故事。经过媒体渲染,后来一家电视台还组织了最美的姐姐见面会,就这样她的事迹被同学们知晓了,她被同学们称为最美的校花,最好的女生。

阿相知道她,只是自行惭愧,心里偷偷喜欢她,却不敢采取任何行动,只能在心里骂自己、恨自己。

她在自己后面和同学们聊的火热,他竖起耳朵仔细听着,他很想再转过去看她一眼,可他又不好意思。

有人喊他让让,一个女生想坐在里面。后面的她看见这个女生犹如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姐妹,热情地打招呼。

“嗨,你怎么才来,我正准备找你呢。”

“啊!找我?有事?”

“没事,我把你QQ号丢了,你加我吧!我的QQ号是*******”

“啊,我有你的QQ号呀!”

阿相云里雾里,不过他反应倒是快,迅速在大脑默念了N遍她的QQ号,怕自己忘记了,又偷偷记在了本子上。

听完报告,阿相回到宿舍,借了舍友的电脑,屏住呼吸、控制住心跳,稳住双手,他紧张的加她为好友。接下来是漫长而焦急地等待。那边始终没有回音。他把室友都赶走了,自己呆呆地盯着电脑,几个小时过去了,没有动静。

阿相有些不解,她为什么要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说出她的QQ号呢?难道是说给别人的吗?

第二天还没有动静,阿相又加了一次好友,这次他详细的介绍了自己,弹吉他、会写诗的,崇拜她的某某院的某某。突然响起了嘀嘀的响声。

幸福有时来的太突然。

原来她也暗恋着阿相。相爱的火花一碰即燃。

在N多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阿相握住了她,这个最好的女生的手。她成了他的女朋友,这是他做梦都没想过的事。

大学里,她竟然甘心为阿相洗脏衣服,时时刻刻关心着阿相。而阿相大不咧咧的,似乎一切都是应该的,他继续他的吉他、他的诗歌。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图文无关

大学的恋人被象牙塔保护着,一丝未来地忧虑也没有,在甜蜜幸福中,突然迎来了毕业季,开始慌乱起来,再爱一次吧!最后一次疯狂吧!热热烈烈,卿卿我我,情比山高,比海深,此生该如何忘掉你,走咱们再开一次宾馆,让我再留恋你一次。

阿相的女朋友后,阿相的开支就大了一些。

阿相母亲开玩笑说:找女朋友了吧!我的钱可都是血汗钱,别穷大方,让女朋友给自己花钱才是本事。

后来阿相支支吾吾给母亲说自己找了女朋友。

阿相有女朋友,在阿相母亲眼里,那是儿子的本事,仿佛生米煮成熟饭,仿佛已经订婚一样,她急切地要阿相把女友带回家来。

阿相听母亲的话,竟然真的把她带回家来。

上大学,把女朋友带回家这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阿相的母亲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觉得阿相的女友实在,不是那种疯疯张张的女孩,是个能过日子的。

阿相母亲偷偷给他说:一定要守住,不能撒手,一定要娶回家来。就这个女孩进我的家门,你必须给我拿下。拿不下,就别指望我给你找媳妇,我给你花钱,没门。

阿相母亲也动员阿相的父亲。父亲对阿相说:我看这个女娃好着呢,你就对人家好些,要看住,不要让她跟人跑了。

阿相把父母的话讲给她听,她乐坏了,她说:这还要逼婚么?给这么威猛的婆婆当儿媳妇,还真有点怕怕吆。

阿相自己心里清楚,大学谈恋爱,大家都是打着“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的旗帜,玩弄情感,经受情感,在没有结局中爱的你死我活。大部分情侣,在毕业时都轻松的再见、永别了。

只是父母这一说,阿相倒还是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了。她可是自己第一手的女朋友,毕业后再找女朋友,不知道都被别人倒了几手了。如果她真的能和自己结婚,过日子,也是件很浪漫的事情。

只是阿相觉得自己是农村的,有点配不上她。

她虽说不是大城市里的女娃娃,至少她家在小县城,比阿相那个偏远的土村子可高了好几个层次。家庭背景的差异,让阿相不自觉自矮三分,但阿相想试试。

阿相让她带自己去她家,她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阿相咬牙买了看起来很上档次的礼品,跟着女朋友去了她家。

她父母见了阿相和她后,呈现的是两张面孔,对女儿有说有笑,对他则是冷冰冰。

后来女朋友的妈妈直接对他说:吃完饭,你就自己先回学校,以后你俩就断了,你也别再找她了,话我也只能说到这份上了,你们好聚好散。年轻人日子长着呢,强扭的瓜不甜。

他的父亲对阿相说:能找到好工作吗?作为一个男人首先要有养活自己,把自己混好了,才有资格娶别人家的姑娘。自己掂量掂量,你俩合适不?般配不?我是过来人,学校里谈对象的,最终能成几对?趁早散了,对谁都好,不要最后弄得很难堪。

阿相没有反驳,没有豪言壮语地表态,他只是点头,只是说,阿姨、叔叔,我知道了,嗯,我明白,我懂。

最终阿相憋了一肚子闷气肚子返回了学校。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图文无关

毕业季终究还是来了,尽管家里反对,但她依旧对阿相死心塌地,愿意跟着阿相。只是阿相怎么和她一起飞呀?

他们这种二流学校,毕业即失业,无处可去。

阿相四处投简历,不是面试,就是在面试的路上,好的工作看不上他,不好的工作他看不上。

在历经数次面试、在投了数不清的简历后,阿相依然一无所获。

女朋友家里已经给找好工作了,就在学校所在的城市里一家医院的行政管理职位,去单位报到的通知都来了。毕竟家是县城的,社会资源广一些。

阿相不能让女朋友跟着自己乱闯,毕竟她已经有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他只能在这座城里寻找机会了,守在女朋友身边。

阿相焦躁不安,女朋友显得很坦然,对阿相说,我都听你的。

阿相的家里也四处托人给他找工作。

小舅托自己的同学给阿相在合肥铁路谋了一个职位,虽然不是正式编制,但除了名分其他啥都不差,比临时工要好很多,收入、福利有保证,工作强度也不大。小舅同学的亲戚在那里已经干了好几年了,都结婚生子了,日子还不错。

阿相的家里一片反对声:不能去合肥,坚决不能去,一定要留在当地,要守住女朋友,一定要拿下,要娶回家。去了合肥,这么好的媳妇就没了,就会跟了别人。

小舅辩解道:八字换没一撇呢,没个好工作能守住吗?我看呀,竹篮打水一场空,男人事业干成了,好女人多的是,自己都混不下去,拿什么来守?

阿相的父母骂小舅乌鸦嘴,不守咋知道守不住,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好媳妇,还不赶紧揽上,机会错过,就没有这个好的人了。一定要想方设法守住。

阿相终究是没有去合肥,留在了当地。阿相还在继续找工作,学校已经待不成了,按照家里的指示,阿相在女朋友上班的地方租了房子,拉女朋友一起住。

终于有一家4S店愿意录用阿相,有底薪外加提成,看起来不错。

足足熬了三个月,一辆车也没有卖出去。阿相觉得自己已经很尽力了,不管是真心想买车的还是闲着没事随便逛逛的,只要进了店,只要是阿相接待,他都费劲口舌,使出浑身的招数,不断推销着,恨不得跪下求人卖车。每天下来,站的两腿发困,嗓子冒烟,可是没有半点业绩。

三个月混吃混喝,白吃白拿,连阿相都觉得不好意思了,他灰溜溜的辞职了。

不管怎样,4S店的经历,也算是有了一些工作经验,在找工作时,也算是多了一份资本。

后来一家广告公司招聘业务员,阿相想试试,结果直接录取了,无底薪,根据广告业务提成。阿相像没头的苍蝇,四处乱撞,发传单,跟着主管拜访客户,一条下来感觉腿都跑细了,也没拉来什么业务。

一晃阿相毕业都半年了,半年时间他时常处于拉饥荒状态。租房子一个月800元,他全掏。本来想着和女朋友一起住,自己做饭可以省点,可实际上他早上7点就出门,在街上随便买个包子、饼子啥的边走边吃,中午在单位和同事一起喊外卖或者去吃快餐,晚上回来经常是9、10点,根本没有做饭的时间。女朋友早上单位食堂全天供应,而且价格实惠,自然也不想做饭。

半年下来,阿相加上请假回家,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7天,早出晚归,两个人是清晨在昏沉中分别,晚上在睡意深沉中相见。真正属于他俩的自由时间只有可怜的2、3天。两个人竟然没有一起逛街购物,更别说周边休闲游、一起吃个浪漫的晚餐了。阿相的兜里是捉襟见肘,每个月父亲还偷偷给他寄钱,要不然真混不下去。

拉广告业务也干不下去了,阿相一咬牙,一狠心,去饭店当跑腿的,这钱来的稳当,而且能吃好。

阿相在一家中档餐馆当了传菜员,上午可以睡到10点,全勤下来能拿到2000多,这至少解决了眼前的经济危机,而且周内可以抽空休息,有时忙,有时闲。

人闲下来就有了思考的时间,阿相就开始琢磨自己的未来,该从何处入手?该往哪里去?在饭店跑腿,总是一个权宜之计,总不能在这里混一辈子吧,而且饭店也不会要年龄太大的人。

饭店开门迎八方客,上到大人物、小到普通市民,总会接个由头在饭馆里觥筹交错,叙友情、发感慨、接风洗尘等等了,饭店是信息的集散地和发散地。食客们在这里畅所欲言,交换信息,增加友谊,化解间隙,在酒饱饭饱中开心的离去。

阿相偶尔会听上那么几句食客们的闲谈,听到别人天南海北旅游,出国考察,投资了几个亿等等之类,阿相越发自行惭愧,自己那什么守住女朋友呢。阿相越想自己越可怜。一个月累死累活,也挣不到3000元,一年不吃不喝也攒不了3万元。为啥别人一个月就挣十几万、几十万,别人一顿饭就花去他几个月的工资,上次有一桌客人,光一瓶酒就上千块。阿相想,这酒是啥做成的?能值这么多钱?喝上一口不知道身体会是啥感觉?

每天阿相似乎都在自卑中度过,他愈发渴望成功,渴望挣大钱。可摸摸自己的口袋,他愈发心慌。

终于阿相辞职不干了,饭店打工这段时间,他又觉得装修这个行当不错,又怀着满心希望去了一家装修公司。

在这里,他想闯出一片天。

女朋友把我撩得好涨 女朋友我撩得腿软/图文无关

象牙塔里的爱情,一旦与现实碰撞,如果铠甲不够牢固,总会撞出一些裂痕,也许当事人觉得这就像正常吵架一样,没有什么,但裂痕也许会悄悄的扩散。

快一年了,阿相依然挣扎在贫困线上,财务状况一点好转都没有,仍需父亲不时接济。他有些迷茫,刚毕业的热血似乎凉了,激情和豪迈似乎消退了,一种疲惫、无奈、累的感觉逐渐占据了他的心。

阿相和女朋友不咸不淡,随着离开象牙塔时间的延长,生活里多了一些琐碎的事情,多了一些新的纷争,两个人的感情并不比在学校里增进多少,反而有了新的落差。

女朋友毕竟有正式工作,有稳定的身边同事,慢慢就有了好朋友、有了闺蜜。阿相一天到晚两头忙,早上出去,晚上很晚才回来。她大段的空闲时光,只能去找同事、朋友打发了。

她的日子开始丰富起来。

医院里刚来的实习医生,年龄和她一般大小,都是相互欣赏,相互玩闹的好时节。

她和他们在一起很开心,聊着学校曾经的趣事,计划着周末的游玩。

突然一天,一个秀气乍一看有些像女生的实习医生给她送了一束鲜花。她有点吃惊,实习医生有些脸红。他说是病人送给主治医生的,医生转手给了他,他没有地方摆放,就想到了她。她连忙摆手,连声说谢谢,表明自己不能要,还是送给其他人更适合。他说,她就是适合的人。她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没敢往下想。

她是没入人群后,却很快能显露的。她依然坚持着她的爱心,做着她的公益,力所能及,不过度,不刻意,默默地做,不到处宣扬。她坚持每天捐助一元钱,她说这是一种正能量,给予自己慢慢的信念和对生活的热爱,捐出去的是一元钱,得到的确实人生的丰厚,那种美妙不可言传。

她身上散发的那种磁场和气质,很快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那些年轻的实习医生没事就爱往她这里跑。

这天她下了班和他在一起,手机响了一下,她以为也是普通信息,就那么随意地看了一眼,没想到上面竟然写到:“我满脑子都是你,怎么办?”她突然心慌气短,感觉脸发烧。多亏他没注意,她连忙借机删除了消息,转移了注意力。她知道,这是一个外科实习医生,是一个爱好运动的男孩,她对他颇有好感。

他和她因为吃饭发生了激烈地争吵,原来他和她一直爱吃那个小馆的盖浇饭。这天一如既往,阿相带着她走向这家馆子。

也许她今天心情不好,或许是其他原因,快到门口时,她不想去了,抱怨说老是这家饭馆,老是吃这个,能不能不要这么可怜,能不能总是过这种日子,我不想吃,不想一直在这种苍蝇馆里还美滋滋的忘乎所以。

阿相有些愕然,也许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她心里的感受,也许他自卑惯了,习以为常了,那些高档场所他甚至经过时他都没瞅几眼,现在也许这一切都在变化。

装修公司也是整天拉客户,每天也是四处跑,一人承包一定区域,上午在外面跑,下午回公司开始打电话推销业务。经常是说地嘴发疼、发麻,跑地腿发软,也拉不来几个客户。而且碰上了一个周扒皮老板,签了不合理、不公平的合同。这个月发上个月的钱,而且在15号后发,如果15号前你要辞职,对不起一分钱没有。如果15号你辞职,对不起这个月你就白干了。而且设置了多项扣罚规则,阿相曾有一个月才领了500多元。

阿相过得郁闷,他开始捡起吉他,有时一个人躲在屋里弹唱,唱着唱着,他竟然莫名其妙流下了眼泪。

他开始拿起笔,写散文,记录生活里的不愉快,书写日子里的烦闷和牢骚。

阿相知道,如果他的工作再没有改善的话,她总将会离他而去。

阿相开始幻想合肥的工作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