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坐上去自已动不疼

2019年11月06日610百度已收录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坐上去自已动不疼/图文无关

安静,安静着的丫头能控制大狗熊的行为吗?他有他的自主权,并不是她能左右的,可不是吗,他已经跳出墙来了,又是呱呱叫。

“你真是颠三倒四的傻丫头,你为何要想那么深?那么多?我看了你的故事后,没有生气,也没有自责,只有对你的了解进一步加深,对你的感情进一步升华,对你的感情进一步真诚。我恨不得把你抱在怀里,用嘴巴封住你的嘴,不让你再说那些毒箭伤害等废话。我不让你说话,我只会把全副心灵聚集的爱表现出来,疯狂地吻你,让你在我怀里融化,让你感受激情燃烧的不可思议和力量,让你忘掉一切不愉快,心中只有幸福和快乐。可爱的傻丫头,你相信吗?”大狗熊看了故事之后,非但不再自责,更深爱丫头了。

“我强制自己安静下来,不就是希望他理性思考,不再这般痴迷么?他却?”丫头虽为他的痴情而感动,可她得撤退哦,得跟他拉开距离。

“大狗熊啊,你不但跟着丫头疯疯癫癫,而且还胡言乱语呢?我们彼此遥远着呢,点不起火花来哦!”丫头虽对着大狗熊臭骂一顿,但他那滚烫的热情却是难以抗拒,几乎吞没了她。

遥远并不是距离,心有灵犀更是不可思议地把思念传递着,化为热能,暖化了她。

丫头嘴巴上就不承认,可心底里她又哪会不相信大狗熊所说的话呢?她的心早就被他的热情融化了,自从跟他有了那滚烫的一吻之后,好似身心融合了,彼此有了体验身心燃烧的热情,那禁锢的情感似乎瓦解了,被融化了,没了自己,魂儿跟着大狗熊飘飞了。

但是,丫头不会把这着了魔似的失魂落魄对他说的,她可以把话闷在心底里,却不能随着大狗熊的狂态疯癫,她痴迷不悟的只是情感的脆弱,暂时脱不开身而已,她会让他回到原点的,她也会化作春风,让情谊陪伴着人生路,走得更长,更远。

不是在今天,也会在明天。

丫头稍微休息会儿,理清思路。在大狗熊眼里,她是一个不着边际、粗枝大叶的颠三倒四,本性难改。此刻开始,她将在情感门外转转,晾晾他,跟他唱反调,让他自个儿唱独角戏,她不跟着他狂热,他进攻,丫头就后退,转移话题,淡化热的传递,她不能受他影响,更不能让情感蔓延、根深蒂固。

“你啊!昨天看了二十几页故事就把自己恨得要死,不让我担忧才怪呢?的确啊,让我一夜难熬,深深自责自己言词表达上伤害了你!大狗熊,我不要你看透我,我其实好简单,没有什么可深入了解的。你啊,你啊,你啊!总让人气恨难消,恨不得啊,恨不得啊,哈哈哈,没词了……”

丫头又怎说得出口,“你那样扇起烈火,恨不得把你给吞下,就在我的心中,你再也溜不掉!”

丫头当然不能这样坦然直率,她要表现出跟自己漠不相关的一反常态。

丫头脸上那牵强的笑,别说有多难看呢。她自己知道这挤出来的强装笑脸是那么的心塞!她又怎能不伪装呢?怎能不故作轻松呢?

丫头心底里清楚着,她没得跟大狗熊扇起的火身心燃烧。

丫头不会把心底话说出来,大狗熊又哪能知道,她浑身都烧热起来,她已经身不由己,她又怎能抵挡他的狂热,几乎就要燃烧的难耐?但是,她还是咬着牙忍住了,吞下去那份沸腾的热烈,她不会给他的,她也不会要他的,这是她所坚持的一条准绳,她要自己挺直腰板做人,绝对不会以一己之私有得霸占的丝丝念头。

她是丫头,一个撑着腰板的女人。

丫头一直不就是要求自己,做一个撑着腰板的女人吗?她不是要有尊严地挺直腰板吗?那就得做好自己,方至有支持的力量,坦坦荡荡做人,光明磊落面对世人。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坐上去自已动不疼/图文无关

丫头清楚自己,她一生赖以生存着的正是女人的一口气一一尊严,她会做好自己的。

丫头喘了一大口气,她得放松点,别把神经绑得那么紧,浑身没劲的乏力。

“我得清楚自己所站的位置,我不能跟着大狗熊那般疯狂、没有自己的份上,我得知道热情不会发展下去的,彼此都相隔遥远,难得一见,大狗熊叫嚷嚷的仅仅是言词热腾着罢了,就让他叫吼吧,他也只是口出狂言而已,他很尊重我的,他曾经说过,‘你如一块纯净、洁白的碧玉般珍贵。’从这话表达出他对我的爱护、珍惜,他就是一个有品质的好男人,在这一点上,我是相信他的。”

丫头一直相信黎秋,她也用事实说话,他除了嘴巴叫嚷嚷,他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的。

“彼此都站得远,并没有实际性的接触,自己不能乱了阵脚的,安静吧!”

此刻,丫头歇歇一口气,她告诫自己,不能把他的狂言放在心上的,就不能太上心了,一锅粥不能给烧糊了,没得吃的时候,日子也就没法过了,她得时刻谨记在心,距离就是一把尺。

释然,心也安详。

丫头思想间,她按下大厅音响的开关电源,歌声驱赶了心头的闷热,她又到厕所拿了水桶,到屋子外面拿了拖把,随着音乐的节奏把地拖。

丫头边拖着地边思想着,“能够淡淡远离他就是理性面对,如果想着他所说的“身心融化”,那自个儿就撞墙去,或者滚到床角边发呆去!”

丫头给自己这招杀手锏给逗得笑了。是啊,她就是糊糊涂涂过的傻瓜,可对于跟黎秋之间的情谊,她是绝对不会含糊不清的,沟通的仅仅是心灵,彼此都是面对大众的有品质的人,她绝对不会惹火烧身,拖累了黎秋。

“丫头,心情放轻松点吧,一个理性成熟、情文并茂的才子,一句狂言就把你给急得团团转了,哪能这么自己瞎扯呢?顺其自然吧,不能给他压力的,让他快乐点 ,随着你的冷却,大狗熊也会安静下来的,或许就在明天,他会理智善其身的。”精灵清楚丫头的品质,劝慰她几句。

丫头相信着,大狗熊比她能力好,理性成熟,他会比她做得更好。

丫头笑了,认真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阳光照遍大地,把冬给暖和了,多惬意啊!

丫头忙完手里活就回家钻进被窝睡觉,暖暖和和的,舒服呢。

安静的大半天过去了,大狗熊耐不住了,对她狂吼着:

“你这个又傻又坏的小丫头,我急得要死,你却躺在被窝里暖和,我真拿你没办法,想骂你又不忍心,想打又怕你痛了!现在我的心里、脑子里啊全部都是你!冷了怕你着凉,暖和了又怕你太热,一日三餐是否吃得好,晚上是否睡得好,是否瘦了?我把你的一切都填满心里,我的灵魂,我的血液和你共存!”

香辣辣的味儿,的确只有大狗熊才能如此添油加醋、十足味道,还真写台词般在丫头面前第一场演讲呢。

丫头给他几个掌声,继续睡觉,被窝暖、自个儿醉着。

曾经听说过一句话,“爱情是一杯苦咖啡”,的确尝透了此味道的人方至清楚了苦涩。然而,苦涩中的丫头能禁不住的仅仅是眼泪,她是水做的,无色、无香,她留不住黎秋的情永远。

“丫头,想死你了,想抱紧你拥被而睡呢?”大狗熊逗笑着。

“哈,大狗熊,你不能架天桥呢,也等于不切实际的纸上谈兵了。把热情冰冻起来吧,现实面对着呢,也不受困扰,简单生活吧!”丫头才没跟他同声同气扇火焰呢。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坐上去自已动不疼/图文无关

距离就是尺度,热情在空间散发,烧不起来的,现实客观存在着,大狗熊就得相信咫尺若天涯。

彼此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大狗熊仅仅在丫头的空间胡说八道,她就任由着他言论自由,热情随着空气飘飘洒洒,天女散花的美景给故事多了点缀,有了鲜活的词儿。

一个线团,如果越使劲往两头拉,越是勒得紧的纠结。

“我放手了,你把结解开吧,我们披着情感的外衣也给脱下了!”丫头借着冬的风力把话送给黎秋,她没有拽紧情感的线,他如风筝自由自在飘荡。

忽然之间,丫头脑子里闪现了一句话: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丫头在高一整整泡了一年的《科学人生观》,仅仅记住这么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

此刻,她回首走过的坑坑洼洼,无不感慨人生,的确是道路曲折啊!青春失落的梦,婚姻所遇到的挫折,困境的生活,岁月难熬,眼前此景,她如被命运扔进海里,在海浪中挣扎。

曲折的路,缠缠绕绕,何时有个头?

“苦涩吗?不单单是苦涩,还有滋味,”精灵话多了,“人生终于尝试了迟来的爱情,体验了心有灵犀的燃烧热情,虽然饱受情感的折磨,爱得苦,要不得,舍不了,断不了!人啊,就是为了受苦来的。高尔基的《海燕》,不正是迎着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吗?人,就是战胜一切的勇者!”精灵似乎帮着丫头鼓鼓气,精灵又焉能知道,她已经困在情海里饱受煎熬,她不是勇者,而是爱上了,彼此之间为了家庭的完整,已经不能走到一起,“恨不相逢未嫁时”已成遗憾,此情难分难舍是何等的痛苦!

此刻,山雨欲来,风景这边独好吗?不是的,女人是水,烧不起赤热。

“你知道吗?冰山下的火焰,当其喷发时,会出现水火两重天,很难受。”黎秋喷出火花,他又奈何得了环境,焉能随心所欲抱紧她,一起燃烧了!

“你啊,就那么夸大其词了!”丫头故作轻松,粗描淡写,一笔带过般,她怎能不懂那烧热是那么的难忍耐,她不就自个儿抱紧着被子释放他扇热的火吗?

“既然我们没能解决的问题,就不要去想,好好工作,好好珍惜身边的人,安居乐业。我不想了,你也不要想,给自己添烦恼的事不做,清清爽爽倒也自在快乐啊!”丫头好似很淡定呢,她不是男人,她当然没能进入意境体验男人的火焰热烈,却是多年以后切身体验其中滋味,方至明白了,男人的浓烈火焰,势不可挡。

感受最深的一次,是因为方颜出去旅游一个月,这也是他跟陆舟结婚之后分开最长的一次。当方颜回到家的那一夜,陆舟抱紧着她,他的热情,他那冲锋陷阵的劲头,那强势似乎要撕裂了她,她不得不相信,没有男人攻克不了的堡垒,因为,她被陆舟的强悍征服了。

“大狗熊,生活中能有得想的人,能有得说的人,让心暖和,让人生更有活力,更有滋味,已经够幸福了,我挺知足的,够快乐了!”丫头说说她的想法,以退为进,给他扇扇风,凉爽点,才不是加火,添旺火焰呢。

大狗熊很无奈地说:

“我知道的,我也知足,但情绪就不受控制啊!当其藏起来的时候风平浪静,当其发动起来却惊涛骇浪不可竭止,谁又能压制得了?”

丫头的心很痛。她感受着黎秋的情绪高涨,似乎受她的情绪影响,有点失控的狂。丫头亦为之无可奈何,沉默了,退却,她没有了接下这说不开的话题,让时间熄灭火焰吧!

入夜了,黎秋居然在保持安静的时间发言了:

“男人有男人的活动空间,整天对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女人,你说受得了吗?对家庭我有责任,对她我有责任,但责任跟爱不同,两个同居一室的人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话可说,所以呆在一起不能太久,不然会更不想回家的。”大狗熊叫嚷嚷着,怎么了,似乎是火药味?

丫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丫头坐上去自已动不疼/图文无关

“怎么了,这样的一腔火焰?吵架了吗?”丫头敏感的器官似乎嗅到烧焦的味道,大狗熊啊,就没让她省心,夫妻都已经习惯彼此之间的秉性了,怎可以这样说呢?

“大狗熊,你这话就不对了,你整天在外面跑,一个大男人七点多才回家,换成是我也会闹起来哦。姐不也是关心你吗,要你三餐准时,怕你劳累过度会影响身体健康。明明是你理亏,还火气那么大,还真是大男人啊,欺负弱小!”丫头就知道黎秋臭脾气,大男人主义,霸道!丫头领教过的。

“没有火气,只是表表心情罢了。”黎秋就窝火着呢,居然还掩饰事实。

“你就别闹脾气了,你就整天早出晚归的,谁能不气啊!姐有气是因为在乎你、重视你的存在啊!男人啊,要有女人关心,才是女人所要的男人呢?男人要是没女人要,你才糟透了呢。你不是教我多发掘陆舟的优点吗?你其实也并非小气之辈啊,就别钻牛角尖了,别跟自己过不去了,好吗?”

丫头焉能不知道他对着她都表现出如此火势,跟着姐不对着干、不火冒三丈才怪呢。

丫头此刻的心,有被拽紧着的痛。这事是她惹的吗?她是不是罪魁祸首呢?她最怕黎秋不回家的事终于发生了!

丫头的心凉了,冷了,冷到了脚跟的凉透,没有保护伞遮住、暴露无遗的尴尬,埋怨着黎秋辜负她的本意,怎就那么轻举妄动,动真格了,吵起来了,她压抑心头、担忧的事终于摆在面前了,逃不了的无奈。

“大狗熊,你怎就不息事宁人呢?你怎就那么没脑子呢?”丫头揪心的痛。她没把这话说出口,都已经吵起来了,这时候她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此刻,丫头回到她自己的空间。和睦家庭,是她努力做好的原则问题,黎秋这么暴躁,她一个弱质,又能奈他何呢?都吵起来了,她有得挽回的余地吗?他把丫头推上火头上,她有余地退却吗?

丫头压根儿就不想彼此之间的心灵沟通影响到他的家庭,她怕的就是黎秋甩甩头不回家的狂态。此刻的心情,糟透了的伤,黎秋怎就不明白她的初衷呢?她尊重婚姻,她遵守承诺,她要的仅仅是有得说的人,有得懂的人,明摆着的完整两个家庭,这是客观存在着的事实。黎秋跟丫头交流的时候不也是要她多发扬陆舟优点,让家庭和谐温馨吗?可他自己?却是这么的出格,居然随意发火,他这样做,不就是往她的心口刺一刀吗?她难道不自责是她的存在影响这火的冒发吗?

丫头此刻的负罪感,不就是黎秋的自负带给她的吗?他就不收敛点为她着想,她又怎能不埋怨自己成了他俩吵架的导火线了?她又怎能放过自己,是祸的根源呢?

丫头的心,委屈的苦楚,有谁知?有谁懂?一声声自责,那禁不住的泪水陪伴着她熬守着夜的漆黑,此一刻,她孤独无助,心亦伤透。

情为何物?理解几分?她能得到情感的滋味吗?她有得理解与珍惜吗?此刻儿,冒发心头的酸,不正是痛得说不出的哀怨、苦涩吗?

知否,知否,咫尺亦天涯,几个字词说说心声,又是如何的眼光吞噬她、扭曲她的灵魂,究竟精神何在?婚姻就是卖身契,她连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都得被剥夺吗?而她这般的作茧自缚,不也是封建产物,自我的摧残吗?

是的,她就是封建妇女,保持原始婚姻的有苦往心底里吞的女人,她一如既往地坚持到底,守住婚姻的堡垒,家有儿女,她可以透透气发发闷,她可以自己找找精神的释放,她就做不到为自己得到身心融合,寻思把婚姻解脱。

不是的,她是往婚姻的坟墓里钻的女人,她要一个坚实的外壳守住孩子的颜面,一个完整的家庭有目共睹,心灵贫瘠之地只有她自己知晓,心灵可以缺少滋养,但她更坚持的是完整的婚姻,家庭的完整,让孩子身心健康发展。

然而,黎秋吵架了,她得如何处理?她又该怎样面对?

有得说个清楚吗?跟谁说个清楚呢?

一个丫头,委屈而不讨好的女人,她该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僵局?

事实证明一切,“如果我不打扰别人,别人是不会打扰我的!”

空置,或许就是良药。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