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人劳教释放后失踪:失踪5天后解教通知书才送达

1e23-iipztfe7908760.jpg

汉中劳教所如今已改成强制隔离戒毒所。 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

  收购赃物的陕西汉中老人侯周桂被劳动教养后失踪一事,经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报道后引起有关部门重视。11月18日,陕西省戒毒管理局回应称,侯周桂在被决定劳动教养后,已于2013年6月25日上午9时10分解教离所,原汉中劳教所在侯周桂解教前于2013年6月5日将有关通知邮寄给了有关司法机关。

  该局出示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回执显示,汉中市安置帮教工作办公室于2013年7月1日收到了关于侯周桂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但此时距侯周桂离所并失踪已过去5天时间。

  家属要求查监控未果,劳教所称当时未安装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2012年8月,时年65岁的侯周桂因收购被盗自行车被公安机关抓获,此后,他被汉中劳教审批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一年。2012年9月6日,侯周桂开始在汉中劳教所(注:现汉中戒毒所)接受劳教。

  侯周桂的妹妹侯琴子说,第二年夏天,她与其他几名家属前往劳教所看望侯周桂时被告知,人已经释放,但侯周桂并未回家,此后他们四处寻但始终没有找到侯周桂。她说:“他们在放人前没有通知家属,我发现我二哥失踪后,要求查看监控,想要确认人确实已经放了,他们也没有同意。”

  在侯家人多次追问下,2015年7月23日,已经更名为“汉中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的原汉中劳教所出具了一份证明称,侯周桂于2012年9月6日收容,2013年6月25日解除劳动教养,于2013年6月25日9时10分离所。

  侯琴子说,失踪多年后,侯周桂现在已被法院宣告死亡,但他到底在哪里、是否已经死亡,家人始终无法确定,“我们甚至无法确定,他确实已经离开了劳教所”。

  对此,原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11月18日在陕西省戒毒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陪同下向澎湃新闻回应称,事发时汉中劳教所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其提供的两份合同显示,该所现有的监控摄像头分别在2015年7月和2016年12月安装,“家属当时也并没有要求过查看监控”。

  劳教所解教通知邮寄26天后才送达司法局

  除了摄像头安装合同外,原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还提供了两份手写的证词,分别为一名解教人员王某及其姐姐所写,其中显示,侯周桂与2013年6月25日与王某一起离开劳教所,随后王某与姐姐一起将侯周桂送上开往老家勉县的班车。

  上述工作人员称,侯周桂原计划于2013年7月8日解教,后因政策调整等原因,提前至6月25日释放。释放前,原汉中劳教所已按照规定,于2013年6月5日将侯周桂的《解除劳教人员通知书》邮寄给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2013年7月1日,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回执)邮寄回汉中劳教所。

望侯周桂时被告知,人已经释放,但侯周桂并未回家,此后他们四处寻但始终没有找到侯周桂。她说:“他们在放人前没有通知家属,我发现我二哥失踪后,要求查看监控,想要确认人确实已经放了,他们也没有同意。”

  在侯家人多次追问下,2015年7月23日,已经更名为“汉中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的原汉中劳教所出具了一份证明称,侯周桂于2012年9月6日收容,2013年6月25日解除劳动教养,于2013年6月25日9时10分离所。

  侯琴子说,失踪多年后,侯周桂现在已被法院宣告死亡,但他到底在哪里、是否已经死亡,家人始终无法确定,“我们甚至无法确定,他确实已经离开了劳教所”。

  对此,原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11月18日在陕西省戒毒管理局相关负责人陪同下向澎湃新闻回应称,事发时汉中劳教所并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其提供的两份合同显示,该所现有的监控摄像头分别在2015年7月和2016年12月安装,“家属当时也并没有要求过查看监控”。

  劳教所解教通知邮寄26天后才送达司法局

  除了摄像头安装合同外,原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还提供了两份手写的证词,分别为一名解教人员王某及其姐姐所写,其中显示,侯周桂与2013年6月25日与王某一起离开劳教所,随后王某与姐姐一起将侯周桂送上开往老家勉县的班车。

  上述工作人员称,侯周桂原计划于2013年7月8日解教,后因政策调整等原因,提前至6月25日释放。释放前,原汉中劳教所已按照规定,于2013年6月5日将侯周桂的《解除劳教人员通知书》邮寄给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2013年7月1日,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的《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知书》(回执)邮寄回汉中劳教所。

但据这份回执显示,汉中市司法局安置办收到这份通知书的时间是在2013年7月1日。

  汉中市司法局相关负责人在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表示,按照《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关于进一步加强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的意见》要求,汉中戒毒所应于侯周桂释放前一个月将其综合评估意见、回执单送达县级安置帮教办及公安机关。但汉中市司法局收到这套手续的时间是在2013年7月1日,“释放程序是有问题的”。

  对于“为何侯周桂解教通知书等相关材料为何邮寄26天后才送达,送达时间迟于释放时间是否符合规定”的问题,原汉中劳教所工作人员表示,相关材料邮寄20多天才送到其中缘由他们并不知情,“但只要我们按规定时间把材料寄出,在程序上就没有问题”。

  上述工作人员称,侯周桂失踪后,劳教所曾帮助家属多方打听、寻找侯周桂下落,但没能找到,“今后,我们还将继续配合、帮助家属继续寻找”。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