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继“黑老大”指认检察官后 其妻子再爆双方恩怨

11月18日,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尹光德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案,在当天的法庭调查环节出现戏剧性一幕:“黑老大”尹光德当庭指认主诉检察官唐浩是他的保护伞,申请唐回避。

大足区人民法院大足区人民法院

庭审在11月19日被中止。重庆市扫黑办已成立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参见看看新闻Knews黑老大指认主诉检察官为保护伞 扫黑办介入调查。)

重庆市扫黑办相关负责人说,重庆市扫黑办成立的联合调查组,正在依法依纪开展调查工作,相关调查情况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黑老大与主诉检察官在庭审中上演如此剧烈的冲突,在国内司法史极为罕见,旋即掀起舆论风暴。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通过采访尹光德的妻子陈世新以及多位知情人士,发现尹光德和唐浩的冲突背后存在隐情,涉及两人之间的私人恩怨。

今年44岁的尹光德,绰号“德哥”“尹德德”“德莽子”,重庆大足区人。公诉方指控,2014年1月16日下午,他伙同肖如强、廖清伟欲强行在何泽等人开设的赌场上占股,未得到何泽许可,他即拳击何泽头部,并指使肖如强、廖清伟持菜刀追砍何泽、郑世海并将何泽砍伤。经重庆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鉴定,何泽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

公诉方说,本次犯罪行为在大足辖区造成了严重的恶劣影响,也标志着以尹光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成立。

尹光德涉黑案起诉书。尹光德涉黑案起诉书。

就是因为这一事件,尹光德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1月6日被重庆大足区公安局刑事拘留。

事实上,该事件源于尹光德、何泽两人多年来埋下的矛盾种子。

2010年前后,尹光德深陷困顿。2008年12月19日,他因贩卖毒品罪被云南德宏州中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2009年3月20日,云南省高院发回重审;2009年6月8日,云南德宏州中院裁定准许德宏州检察院撤回起诉;2009年6月15日,德宏州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在此期间,一贫如洗的尹光德向何泽借款3万元,何泽后来多次索要未果,就在公开场合经常奚落尹光德:你一个当大哥的,3万块钱都还不起。尹觉得何泽很扫他面子,遂心生怨恨。

后来,何泽在大足区邮亭镇利群村5组开设赌场。2014年1月16日,刑满释放刚一个月的尹光德,和肖如强、廖清伟等一帮兄弟前去参赌。“当天,尹光德的手气不好,输了钱,又和何泽发生了口角,觉得面子又扫了,”尹光德的妻子陈世新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旧恨未了又添新怨,接下来就发生了尹光德和兄弟们砍伤何泽的事件,“他们要在何泽的赌场占干股只是借口,其实是想出口恶气”。

何泽向警方报了案。2015年1月19日,双方在邮亭派出所的协调下达成谅解,何泽获得尹光德一方14万元的赔偿而撤案。

双方在警方的协调下达成谅解,何泽获得尹光德一方14万元的赔偿。双方在警方的协调下达成谅解,何泽获得尹光德一方14万元的赔偿。

谅解书说,双方为打牌发生口角,引起抓扯,肖如强慌乱中顺手捡起地上的砍菜刀,将何泽背部等部位砍伤,由于双方系好朋友关系,平时没有发生矛盾,此次伤害事故也是肖如强意料之外的、不愿发生的。现肖如强已对何泽人身损害的各种损失给予了积极赔偿,何泽对肖的故意伤害行为表示谅解。

何泽其实是大足另一人士陶某的兄弟。陶某从事民间借贷生意,“多次吸毒贩毒被抓,都很快被放出来”。他和尹光德本是同学关系,但在陈世新看来,二人面和心不和。

何泽的被砍,尽管达成谅解获得了赔偿,仍让陶某觉得“失去了老大面子”,与尹光德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紧张。

此时,唐浩出面撮合双方关系、化解矛盾。他与陶、尹二人均熟稔,是他们的“浩哥”,常一起唱歌娱乐,“帮忙协调关系,磋事情”。

唐浩是大足区人民检察院的员额检察官,他所在的检察一部主要负责危害国家安全、危害公共安全、扰乱公共秩序、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权利、侵犯财产和危害国防利益犯罪案件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立案监督、侦查活动监督、审判监督和羁押必要性审查等刑事检察工作;负责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相应案件的司法救助工作。

多名知情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浩哥”和当地许多有实力的商人、大佬交厚,关系微妙。他和陶某关系尤其好,他们经常被熟人看到在当地会所一起娱乐。

化解陶、尹二人矛盾后不久,唐浩安排人找到尹光德,要求在他经营的“仁忠茶楼”安装设备售卖“时时彩”,其他股东却不同意。“考虑到浩哥的地位得罪不起,茶楼3位股东共同送了他1万元现金。”陈世新说。

钱是收了,唐浩还是认为尹光德事情没办好,对他很有意见,“小气,不会做人”。

2018年1月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展开。有人举报尹光德涉黑,当年砍伤何泽的旧案翻出。多位知情人士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透露,正是检察官唐浩代表检察机关向大足警方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要求以寻衅滋事罪名,对何泽被砍伤案重新立案,追究尹光德、肖如强、廖清伟等人的刑事责任。

尹光德等人后被定性为涉黑团伙,上报重庆市扫黑办,大足区公安局遂被指定管辖、侦办。2018年8月,尹光德开始四处避风头。起诉书称,当月10日左右,他偷渡至老挝,后又从老挝偷渡至泰国、泰国偷渡至老挝;2019年1月5日,尹光德在老挝勐跨县被当地警方抓获,次日被移交给重庆大足区公安局。

而被指控为尹光德团伙的其他25名成员,在尹光德被抓获之前已先后到案。参与处理2014年旧案的邮亭派出所5名警察亦受到大足区监察委的查处。

“当你是大哥,你却往死里弄我。”尹光德认为自己被清算打成黑老大,陶某却安然无恙,这明显是唐浩对他的报复和选择性扫黑,“你安排人来做业务,其他股东没同意,你认为事情没办好,因此对我有意见。我之前还觉得你作为承办人会帮我,结果你上来动不动就说我指示、安排其他人去犯罪”。

尹光德11月18日在法庭说,我跟其他人吃饭、喝酒协调纠纷,就被指控是黑社会,和浩哥也一起吃饭喝酒,你也帮我协调关系,那你就是我的保护伞。

此外,尹光德和唐浩之间关系的决裂,或还涉及到另一宗案件。

尹光德的岳父陈明东,是一位脑萎缩病人,行为迟钝痴呆,2014年后就无法正常语言表达,身体羸弱,“体重不超过50公斤”。女儿陈世新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回忆,2018年8月29日,52岁的父亲突然失踪——直到几天后才得到消息,他被指称在一家五金店偷铁,遭到徐仁华、徐叡、毛学能等3人殴打,并被绑在电线杆上“示众”一夜,后死亡。

该案经大足区公安局侦查,发现陈明东是因捆绑导致窒息而死亡的。侦查终结,移交大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检察院审查认为,徐仁华是因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自己的捆绑行为而致陈明东死亡,以过失致人死亡罪追究徐的刑事责任,向大足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陈明东的三位家属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赔偿诉讼。

该起刑事附带民事一案的主诉检察官就是唐浩。陈世新说,唐浩指导并参与了对他们家属的调解工作。唐浩曾找到陈明东家属方的代理律师施压,称3名致人死亡者只愿一共赔偿死者家属8万元,“他还跟我姨妈说,对方没多少责任,赔好多就拿好多钱算了”。这个金额遭到家属断然拒绝。

经大足区法院主持调解,直到2019年9月27日下午,原被告方才达成调解协议。作为民事诉讼原告的陈明东3位家属,最终获赔徐仁华给付的各项损失26.7236万元,“此案一次性了结,原告不再追究徐叡、毛学能的相关责任。

徐叡、毛学能免予刑事起诉,法院判决徐仁华缓刑。作为受害者家属,陈世新难以接受这个结果,此前她和弟弟拒绝在刑事谅解书上签字。她至今认为父亲致死案在起诉、审判方面存在不公。

陈世新父亲死亡的调解笔录陈世新父亲死亡的调解笔录


陈世新父亲死亡的调解笔录陈世新父亲死亡的调解笔录


陈世新父亲死亡的刑事谅解书陈世新父亲死亡的刑事谅解书

一位对唐浩、尹光德都熟识的大足知情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尹光德认为和唐浩关系好,在一些紧要事上一定会帮他,结果唐浩不但没偏袒他还背后戳刀,这让尹胸中积怨越来越多,“他又比较莽,性子急,不顾后果的,所以在这次庭审时就爆发出来,直接和唐浩怼上,当庭进行举报与指认,来得很突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