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二进监狱!36 岁体操王子陨落街头:为一碗泡面、100 块贱卖金牌

我是春丽。

前国家体操队员、大运会体操冠军张尚武,

竟然因为偷东西,又进监狱了。

张尚武的微博停在 7 月 26 号,

这一天,他被抓了。

上一次锒铛入狱还是在 2007 年,因在北京先农坛体校盗窃被判刑。

谁还记得他,曾站在领奖台上的风光。

一声唏嘘、遗憾,心里有太多不舒服,无法疏解。

一米零几的小身板,天没亮就起床,

草草吃过早饭后,就被家长送进体育馆。

这些被挑选进体操队的小朋友们,

皱着眉,上下槽牙咬紧,完成一个个挑战人类身体极限的动作。

教练喊开始,掐着秒表鼓励他们:

" 坚持一会儿,好,我们再来一遍 "。

第二天依旧如此。

张尚武从五岁开始就过着这样的生活,

十二岁进入国家体操队后,只会 " 变本加厉 "。

他有体操天赋,在教练的监督下足够努力刻苦,

好成绩随之而来。

当年不满十八岁的张尚武,顶替李小鹏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

从未参加过国际赛事的他,

初次露面,就夺得吊环金牌。

在这场比赛中,

他还和杨威、邢傲伟等队友一起获得体操团队冠军。

当时的国家体操队在国际竞争中,还稍显弱势,

张尚武让整个体操队和很多中国人看到了触手可及的希望。

张尚武自己也这样认为," 以后我一定是奥运冠军。"

当时的张尚武,意气风发,眼神坚定,

对未来有很多美好的想象。

但备战雅典奥运会的训练中,

他不幸受伤,左脚跟腱断裂。

怀着奥运会冠军的梦,却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十几年的努力被盖上 " 陪跑 " 的印章。

" 跟腱断裂意味着一个体操运动员职业生涯的结束。"

这突然的噩耗,张尚武无法接受,抱怨成了转嫁他无力改变后最好的方法。

张尚武纠结这差一点的命运,

差一点我就是奥运冠军,

差一点我就名留中国体操史,差一点我就前程似锦。

这一点,往往已不可及。

受伤的张尚武,带着怨气从国家队退到省队,

又和教练的性格 " 水土不服 ",不到三年就退役了。

生活被重新洗牌,张尚武站在选择的路口,

有两条分岔路。

第一条拿几万块的退役金和养老保险金,彻底和体操队脱离关系。

第二条去体校读书,回来后安排体制内的工作。

张尚武选择了第一条。

每个人做出的选择里藏着他的见识,

从幼儿园就开始练体操的张尚武,体操的天赋被发掘,

但长大成人的过程里根本没时间接受文化知识。

有点像小说《一块牛排》里的桑德尔:

" 如果把他的智慧和桑德尔的青春加在一起的话,就可构成一个世界重量级冠军了。

可是问题在这里,桑德尔决不会成为世界冠军。

他缺少智慧,他得到智慧的惟一方法是以青春来换取。"

钱很快就花完了,张尚武陷入失落中,

在家里闷了半年,呆在房间里,关着窗帘,只是睡觉。

张尚武的脾气也渐渐变得不好,有些愤世嫉俗。

选择这件事,不能重来。

退役后的张尚武已经 22 岁,早已成年,

需要单枪匹马面对生活的兵荒马乱,但他好像并没有做好准备。

他被训练圈养太长时间,

只看到了外面世界的边角,却不懂深藏在平和表面下的尖锐。

爷爷生病,爸爸在牢中服役,爸妈早已离婚,老家的旧房子里有几件简陋的家具。

张尚武尝试找过几份工作,却都没长久。

先是在保定的一家养老院当护工,他觉得太累了,

加上腰伤发作,干了一个月就辞职了。

后来,他给一家饭店送盒饭,

里面的员工嘲笑他个子矮,都叫他 " 小孩 ",

这对他来说是屈辱的。

他去应聘保安,应聘的身高要求最低也需要 1.65m。

张尚武的身高只有 1.54m,这是他不愿让人提起的 " 痛 "。

不想干这些工作,不能干那些工作,

但睁开眼就咕咕叫的肚子总会逼着人想办法。

在很多人的想法里,

穷的时候,还有什么 " 屈辱 " 不能忍受,

衣食足而知荣辱。

张尚武却有不同的 " 荣辱观 ",

偷别人的东西可以,但不能有人说他矮。

张尚武先在天津游荡,做点小偷小摸的勾当。

后进入北京城,

他利用自己了解体校学生作息的优势,

多次在不同的体校开始偷贵重东西。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先农坛体校作案后,他被警察抓获,

还招供了之前几次偷盗行为,

判刑后,在监狱里蹲守 3 年零 10 个月。

在监狱里,他开始做起了裁缝,缝衣服、冬装、短裤等,

每天从早上 6 点到晚上 9 点,有时候还加班到晚上 12 点。

七八个人一间屋子,

每天馒头青菜,偶尔节假日的伙食改善。

在漫长的一千多个日夜,

住在湿暗的监狱里,回想自己二十几年的时光,

他总会想起在国家队时吃不完的红烧肉。

但他好像没有记性,出狱后,

时隔八年,又一次因为偷盗把自己送进了监狱。

昔日的体操冠军,却在监狱门口 " 二进宫 "。

张尚武第一次入狱释放后,一床被子和 100 块钱,

这是他离开监狱时的全部家当。

一身病痛,让他这辈子再也无法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那床被子卖了 20 块钱。

档案里有了 " 污点 " 案底,找到合适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地铁卖艺好像是他能做到的事。

在人来人往的地铁口,他进行着倒立表演,

有人往塑料碗里扔钱,

他甩甩手,双腿站得笔直,深深地鞠躬道谢。

卖艺乞讨的时候,

他会在地上放一张写着 " 张尚武国家体操队,卖艺体操表演 " 的牌子,

和一张大运会比赛时的照片。

会有人不信,世界体操冠军怎么可能靠卖艺活着,

怎么可能连一分钟的倒立都不能坚持?

张尚武偶尔搭话解释:

" 是那么个意思就行了,都是为了生活,总不能让我玩命。"

张尚武还会掏出随身携带的大运会奖牌给大家看,

证明自己没说谎。

后来实在吃不起饭的时候,

张尚武在 " 黑市 " 把奖牌以每块一百多块钱的价格卖了。

张尚武用卖金牌的钱买了两个鸡蛋灌饼,一个加香肠,一个没加,

然后又买了很多 " 福满多 " 牌方便面。

有人在地铁上偶遇张尚武卖艺,

大冬天却只穿着短袖,觉得于心不忍,塞给他 100 块钱。

他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就哭着说:

" 您给我这么多,我没收到过这么多,我怎么 ……"

前体操冠军在地铁卖艺的新闻获得了一些人的关注,

但光环早已黯淡,大家看看就散了。

张尚武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卖艺的情形,


" 那个时候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

张尚武在第二次因偷盗被捕之前,

经常在微博上转发体育名人的微博,尤其是昔日队友们的动态。

但好像过去的友人,同事都联系不上了,

他还记得体操队,但已没有人愿意想起他了。

张尚武没有放弃,希望有更多人关注他,

帮他联系到昔日队友,也许他们会帮他。

他大概还没有明白,

已经变淡甚至发白的交情,早就被放下,

再强求已经成了打扰。

4 岁那年,爷爷把他送进保定市体育幼儿园,

这是梦开始的地方。

一年后,他正式加入业余体校,体操成为他生活的全部。

发掘他天赋的教练欣喜若狂:

" 张尚武是一个天才,真的,练体操就是天赋嘛。

多少年发现不了这么一个天才!"

大运会比赛当天,张家人都盯着电视,

当张尚武登上领奖台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乐得蹦起来了。

两块金牌让他一战成名,

爷爷张学礼买了花生、糖和邻居分享,

整个化纤厂都知道张尚武拿了世界冠军。

队友邢傲伟说:" 张尚武拿了两块金牌,实力比我要好。"

而今年的他 36 岁,之后还有好长的日子要在监狱里度过。

带他走上体操之路的爷爷却早已卧病在床,

看到孙子的照片,老人只是哭,却没有更多语言,

望着家门口等孙子回来。

和他同期的体操运动员,

李小鹏和杨威也已退役,过着和他截然不同的生活。

张尚武曾自审过:


" 表面上我是做了一些轰轰烈烈的事,之后又回到了原点,

但每一次经历,都是一种成熟。"

话易行难。

他好像从未长大,有成年人的身体,

却总和这个社会严重脱节。

和他有相似境遇里的人千千万,他却是走进悲剧深渊的个例。

人生走上坡路的时候,呼哧呼哧很累的。

在某个选择节点,或者命运发力后的残酷,

走下坡路的时候总是很快,下势的推力在后面推搡你,

无须把握,恍惚间,

可以改变的事情越来越少,连往上爬的信心都没了。

高开低走的人生曲线,过早地放弃了自己,

一路出溜,望着曾经挑战过的 " 高山 " 唏嘘。

人生前半程的光环并不能保护后半程的安逸,

人总要不断成长。

这一路我们都辛苦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